湮隐

【盾铁】我死了-9(内战衍生)

哈尔乔丹的移动城堡:

内战以后妮妮变成鬼魂跟在大盾身边的故事。


主盾铁副冬寡,盾冬友情向,单纯想虐虐队长,结局HE请放心食用。


上篇戳我


9.


Steve整整一夜都没有睡。


我作为一个鬼魂也是完全不需要休息这种东西,闲着没事就飘在半空中盘腿坐着,看着他焦虑地在牢房内走来走去,不时盯着窗外等待时间过去。


我想我也有些被他那焦虑的情绪感染到了,有些害怕等天一亮,Ross那只老狐狸带着“Tony Stark”来和Steve签协议,而Steve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冒牌货。这样下去他多多少少能猜出来我是在西伯利亚的时候出了事,然后他会怎么做?


会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自己身上?亦或者是责怪Natasha没有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会不会一个冲动之下公认和政府作对?


但Steve是一个理智高于一切的人,我最害怕的,是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去责怪别人瞒着他,而是默默地将这件事藏在心底,就这么压抑着。


总而言之,我是Tony Stark。


我早就已经死了。


 


签协议的地方被定在神盾局的三栖母舰上,距离陆地大概有好几百米的距离。Ross倒不愧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定在空中,就算Steve有通天的本事,想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Steve被手铐铐住带到了三栖母舰的甲板上,Ross一行人似乎已经等待很久了的样子,现场并没有看到“Tony Stark”或者是任何金红两色的装甲。甚至也没有重兵把守,只是来的人也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登上甲板第一眼就看见了Vision和睡衣宝宝,不得不说他们两的颜色真的很显眼,感觉就像是马戏团来巡游的一样。


上帝作证我再也不敢嘲笑Steve是穿着戏服的家伙了。


不过话说回来,Ross这家伙能把Peter也给找来,还真是不简单。


Natasha作为Steve要求必须在场的人之一,自然也是一早就到了,唯一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很久没有出现过的Banner也在。但仔细想想我死前好像也看见过他,估计是我出事的时候Pepper把人找回来的吧。


这还真是插翅难逃。


不过Ross心也真是大,就不怕一不小心惹怒了博士把Hulk给弄出来了到时候来一个大团灭吗?


Ross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冲Steve打了个招呼,“Cap!”


Steve面无表情,也懒得和对方周旋的样子,目光四处看了一圈,问,“Tony在哪里?”


“还在赶过来的路上,”Ross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知道的,复仇者走了一大半,纽约现在最缺的就是超级英雄,更何况是我们人见人爱的钢铁侠呢?Captain你不妨先坐下来,看看协议,等人到了就可以开始签了。”


Steve不置可否,拿起放在圆桌上的协议随手翻了几页。但是我注意到他的目光始终没有在协议上停留,而是不动声色地四处扫视着。


心脏像是猛然憋了一口气一样难受,我当然知道他是在找我,觉得我随时可能会出现在这艘母舰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我突然觉得死了以后的自己总是有些无力,就像现在,明明就站在他的身边却没有办法让他知道。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空中传来钢铁战甲推动器的声音,我几乎是和Steve同时抬起头,看着那套金红两色的战甲在空中转了一圈,摆了一个好看的造型降落在甲板上。


Well,这倒是很Tony Stark,我都开始有些怀念待在那个铁罐子里飞来飞去的日子了。


“Cap。”对方这么叫了一句。


我转头去看Steve的反应,发现他只是盯着那具盔甲出了神,一双深邃的眼睛里突然间涌上了无数复杂的情绪。像是突然间回忆到了过去的什么事,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总之,和第一次打电话被Friday接起后毫不留情地拆穿时完全不一样。


我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有些傻了眼,感觉问题又回到前段时间。难道盔甲里的那个人真的是Tony Stark?所以Steve才立刻就听出来了?那我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游魂?自以为是Tony Stark?又或者是只是真正的Tony的一缕怨念?


WTF!


可是那些记忆和感觉来得又是如此真切。


“Captain,可以开始签协议了吗?”


Steve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Ross,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协议扔到了Ross面前,“如果这真的是Tony Stark的话,也许我会签。”


Ross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你什么意思?”


“General Ross,你合作的诚意就只有这一点吗?”


Steve说完,干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包括我都措手不及的事情,猛地将手腕上手铐往桌子的边角上一砸。四倍血清的超级士兵的力气不是盖的,只是一击就将手铐中间的铁链部分砸成了两段。


Natasha反应最快,急忙想要去抓住他,但是Steve就势往桌子上一倒,翻身到了另一头,让她扑了个空。Natasha像是在故意放水一样,在对方翻过桌子后动作顿了一下,这也给了Steve足够的时间,他直接翻身将“钢铁侠”压倒,挥起一拳将装甲的头盔打了下来。


这看着就疼,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但很快所有人都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后面想要抓住他的Natasha也停住了动作。


盔甲里面根本没有人。


Steve仍旧是面无表情地将面甲捡了起来,随手扔在Ross的面前,“General,合作最讲究的就是诚意,我的要求也仅仅是只要Tony在场我就会签署协议,这么简单的要求都要弄虚作假,签署这份协议还有意义吗?”


“你是怎么发现的?”Ross的脸色很是难看。


“不得不说这一次很聪明,用了录音,没有让Friday来伪装Tony的声音,应该是Miss.Potts的意思。”Steve说,“但是这句是我和Tony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的话,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被这一连串发生的时候砸傻了眼,一时说不出来心里那种堵得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Jesus,我以前究竟是为什么才会怀疑Steve对我的感情?


或许是因为超级士兵太擅长于掩藏自己的感情,又或者是他的感情向来都是细水长流的,我只能看见他的冷淡和公事公办的态度,却从来都不知道他连初次见面的时候我说话的语调和声音都记得一清二楚。


计划宣告失败,Ross也懒得继续和他演戏,气得猛地一拍桌子,留下一句“把他关回海上监狱!二十四小时严加防守!”便转身离去。


Natasha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Steve的肩。


“Natasha,你不该骗我的。”


Natasha的动作顿了顿,默默地收回了手,“我没有选择。”


“Natasha!”Steve忍无可忍地叫了一句,“Tony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们都要瞒着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Natasha沉默着没有说话,Steve又把头转向一边的Vision,“Vision,告诉我Tony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在西伯利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到底还是察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政府的强制命令,Vision也选择了沉默。但这种沉默反倒是更加引起了Steve的怀疑,他依旧是不卑不亢地站在原地,没有再问些什么,任由Ross手下的士兵将他带走。


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我可以肯定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自己想法。


最终还是瞒不过去。


 


回到监狱后,Steve把自己狠狠地砸到了床上,监狱的床算不上柔软,被他这么一砸,发出巨大的声响。


我飘到他身边的空位上躺下来,伸出手在虚空中放在他的手臂上,同样精神放空地看着天花板。我知道这样也不会让他感觉到好受一些,但就是单纯地想这么做,至少可以让我心里的那种无力感消退一点点。


Stev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呼出来的时候气息有些颤抖,像是极力在压抑着什么。


我转过头想看看他的表情,却发现他举起右手挥了过来,拳头穿过我的身体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Oh god!!!


我吓了一跳赶紧飘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天花板上。


改造过的海上监狱连超级士兵的力气也砸不破,Steve的手指关节处顿时红肿一片,甚至有些地方破了皮渗出了血丝。


他没有在乎这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力压抑着愤怒和不安的状态。我能够感觉到他的不安已经达到了临界点,但是却无从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如果再找不到一个突破口,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


“Tony,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Steve开口说话时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听上去就像他活生生地吞了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下去,沙哑到几乎不像是人的声音。


我有些心疼,Steve从来都是这样,喜欢把事情都藏在心里,不说出来。但是这么做的结果只有可能是把自己给逼到绝路上,如果能像普通人一样大喊大叫地发泄出来或是找个人谈一谈心事倒也好。


可他就只是沉默着,像Peggy死的时候一样,什么都不做。


监狱大门打开的声音在这一片沉默之中来得有些突兀,我和Steve同时抬起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Rhodes被Natasha推着走了进来。


强烈的内疚感在一瞬间涌了上来,我呆滞地朝着Rhodes飘了过去,直到五米的限制让我再也没有办法前进半步。然后就这么站着,看着Rhodes被推着慢慢地走了过来。


脊椎受损严重,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逃过坐轮椅的命运。突然就像揪着自己的领子狠狠扇个几巴掌,质问自己怎么可以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死掉。Jesus,Rhodes可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以就这么丢下他一个人?


“Colonel。”


Steve叫了他一句,语气中同样也是带着深深的愧疚。


“General让我来劝你把协议签了,”Rhodes开门见山,“军令难违。”


“我能理解。”Steve抿了抿嘴唇,目光落在Rhodes放在轮椅担架上的双腿上,“我真的抱歉……”


“不用道歉,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Rhodes打断他的话,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今天来找你也不是为了算账,我们先谈谈协议的事情吧。”


Steve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坚定起来,“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签的。”


“那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Rhodes挥了挥手,示意Natasha可以推着他走人了,但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又被Steve叫住了。


“Tony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Steve急切地上上前一步,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玻璃门上,“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瞒着我?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Rhodes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他。


Steve见他不说话,急忙又问道,“是不是做实验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了伤还没好?为什么今天他没有去签协议的现场?”


Rhodes还是没有说话,反倒是Natasha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看着他,“Cap,你什么时候学会自欺欺人了?”


我心里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再也回不了头了。


-tbc-


剧情进展到这里基本上已经快跑完了,说好不BE就绝对不会BE,我有特殊的技巧甜回来,请相信我。


此外废话一句,要在不崩掉CAP人设的情况下虐Cap真的好难,羡慕一切写同人不OOC的太太们,OOC全怪我,依然感谢 @诺聿 搭档尽心尽力帮忙修改_(:зゝ∠)_

评论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