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超蝙/盾铁】One way or another。07

Jennie~凉凉:

07

“哥谭流传着一个神话,神秘的黑暗骑士,无人能敌的蝙蝠侠。”
Bruce已经能感觉到有腥甜的味道反上喉咙,口腔里呛的满是血沫,胸口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提醒着这场战斗已经注定好的终局。
那行尸走肉般的敌人们只攻不守,下定了决心要取蝙蝠侠的性命。
“然而说到底,你也不过是经了训练的普通人。”
Bruce呛咳着伏在台阶上,黑暗正无情地吞噬着他的神智,他能感觉到气力正一点点抽离,他的衣衫已经撕裂的不成样子,血液染得制服的黑色更加深郁
“你不该多管闲事的,Bruce Wayne。”穿着暗红色流纹斗篷的巫师刺耳的嘶哑声音本身也是一种折磨。“你该端着酒杯装你的富家公子。”
Bruce想出声反驳,却最终只能发出一声微弱的低吟。
“我想,也许永无光明的地狱更适合你,黑暗骑士。”巫师走到Bruce身前,用手里拄着的法杖将他翻了过来。
Bruce艰难地睁开眼,却没能看见巫师的脸,那斗篷的阴影完完全全挡住了巫师的五官,那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异教徒诡异的绘画作品中的邪恶之神。
巫师举起权杖,尖利的底端眼看就要刺穿蝙蝠侠的心脏。
一只手掐住了他的手臂,让攻势停在了空中。
巫师侧过头,便看见超人一双赤红的眼睛。
“是你。”
巫师化作一团黑烟穿过Clark的指缝,在不远处的空中再次恢复人形,只是斗篷里依旧只能看见一片黑影,就仿佛这人没有头颅一样。
“你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这儿……哦,Tony Stark,我忘了算那个科技天才。”
巫师灵巧地躲避着Clark,那些外表麻木毫无生气的杀手随着巫师轻挥法杖已经消失不见。
“你执意要和我一较高下吗?,蝙蝠侠可快要挺不住了。” Clark的拳头停在半空。
他无法用Bruce的安危冒这个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巫师低笑着消失在夜色之中。
Clark在Bruce身边落了地,小心翼翼地将Bruce尽可能温柔地抱起来,生怕自己没轻没重的手劲加重了Bruce的伤口。 “Bat?”
Bruce轻轻张了张口,白的发紫的嘴唇和殷红的口腔对比鲜明。
那声音微不可闻却没逃出超人的超级听力。
Clark。
“再坚持一会儿,你会没事的,我发誓。”Clark低声说道,“谁也别想从我身边夺走你,死神也不行。”
去往另一路的Tony Stark没能避免一场恶战。
不习惯的战斗方式让Tony失去了装甲本身的科技优势,此时的争斗倒像是一群混混打架斗殴。
说来他也是挺委屈的。
信号所在的目的地是个废弃的地下室,只有两展快没电了似的冷光灯闪烁着,他还没来的及说话或检查什么,就被一个黑衣人扑倒在地。
来人什么也不问,只是招招致命。
“我怀念我的掌心炮,还有胸前的反应堆。”Tony再次甩出一大堆蝙蝠镖,“哦天呐,这堆东西究竟是怎么打败阿卡姆的那群神经病的。”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