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痛觉残留-10(蛇队x失忆妮妮,伪傻白甜)

苏三起解:

这是一个失忆后的妮妮和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化掉的队长谈恋爱的伪傻白甜真悬疑的故事。


部分人设采用AA设定,只是部分,也可以直接代入AA。


前情提要:


【Mr.Rogers拥有Stark大厦的最高权限,Boss。】


【不要相信S……】


【Tony,他有足够的能力站在你的身边,他能保护你,而不是干涉你的行动。】


我?还好?怎么可能?我一点都不好,当无数条证据都指向自己最不愿意去怀疑的那个人的时候,怎么可能还好?




前文戳我: 1  2  3  4  5  6  7  8  9




痛觉残留


10.


线索看起来像是多了很多,也陆陆续续地串联了起来,只是情况被推向了一个更加不容乐观的局面。


Steve Rogers,AKA美国队长,世界上最正直的英雄没有之一,在之前的印象里,可以说是完全没有阴暗面的一个人,是个卧底。我最相信的那个人是个卧底,这句话不管怎么听都会觉得有些可笑。


而之前的隐藏录像带中,失忆前的我在察觉队伍中有卧底之后,第一个想法居然还是“怀疑队友的事情,不适合美国队长去做。”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糟糕极了,我的脸色一定臭得像是坏掉的沙丁鱼罐头一样,如果让我再像以前一样长时间和Steve独处,绝对很快就会露馅。所以我选择了假装身体不舒服,尽量地减少了和他接触的时间。


我考虑了很久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的复仇者们,但是一来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他,二来也不清楚复仇者中有没有其他的内奸,贸然说出来可能只会让我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所以我还是选择了隐瞒。


事情总是在往更诡异的方向发展。


我的脑子有些乱,几乎快要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这样下去问题不仅没办法解决,甚至会变得更糟。于是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待在工作室中,将所有的MK装甲结构图都仔细研究了一遍。


感谢Tony Stark的本能,很多的东西都像是在脑海中扎了根一样,只需要简单的引导就能长出茂盛的枝叶。这些复杂的图纸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花了大概三天不到的时间将所有的构造和功能整理清楚,然后又靠着Friday的帮助从隐藏门中找到了一套最新的MK装甲,熟悉使用的过程中顺便将某些不足的地方简单升级了一下。


在我测试装甲的时候Steve终于忍无可忍地打开了工作室的大门找到了我,他手上端着一杯热牛奶,表情看起来有些担忧,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他是内奸的缘故,我只觉得那种担心很虚伪。“Tony,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好转,还是不要接触装甲的好。”


我抿了抿嘴,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要那么僵硬,“Come on,Cap,我可是钢铁侠,天生就该和这些东西为伍的。而且我只是失忆,又不是变成了三岁小孩子,应付这些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Steve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选择了妥协,“但是Tony,你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我是说,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吃不喝地待在工作室通宵一个星期了,我不希望再在某次出任务回来之后见到一个昏迷不醒的你了。”


他的眼神看起来很是真挚,在他的眼睛里我找到半点虚伪的影子。这让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得出的结论会不会出了差错。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的怀疑而已,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内奸是不是他,我都应该选择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在我再三地保证不会在工作室中花费过长的时间之后,Steve才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将手上端着的热牛奶放到我的工作台上,“六点半记得下来吃完饭,我准备了几道简单的意大利菜,还有你喜欢的饭后甜点。”


好吧,对于Steve亲手做出来的美食我还是缺少抵抗力。


工作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只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我端起Steve放在桌上的牛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对Friday说,“扫描一下这杯牛奶的成分。”


一道蓝光来回扫描了一边我手中的杯子,紧接着Friday报出了一连串的数据,的确只是一杯牛奶并没有掺入其他别的什么东西。我把牛奶送到嘴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张开嘴,最后还是把它放回了原本的位置上。


信任这东西,一旦产生了裂痕,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我又调试了一会儿装甲,发现无论如何也不在状态,随手将拆卸下来被替换掉了的零件扔进了垃圾桶中,将装甲收回到了隐藏的橱柜中。虽然不打算继续研究下去了,但是也没有离开工作室的打算,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复仇者的其余成员还没有回来,现在不是单独面对Steve的时候。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把事情的真相调查得水落石出,但凡有任何一点的可能性,我都不会愿意去怀疑Steve的,只是现在一切的线索看起来都太过清晰明了,清晰到就好像是有人布好了一个局等着我往里面钻,而似乎又都和Steve脱不了关系。


天啊……


这就像是一场噩梦。


 


事情的转机是在Bruce再次出现在大厦的时候,他来给我的大脑做一次复查,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程序,最后的结论还是没有任何的异常。大脑里甚至连一个芝麻大小的血块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我的记忆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有些郁闷,虽然历史上的确存在自然失忆的可能性,但一般来说都是因为遭受了过大的打击,过了一段时间就会慢慢恢复。我的身份不仅仅是钢铁侠,还是世界第一的天才,有了童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我不觉得自己会因为某些打击而丧失记忆。而且正常来说的失忆都会伴随着思维退化,对于现实的事物有着一定的障碍。但是这些症状在我的身上完全没有发生过,还有常识,还知道某些类似于天花板洗衣机之类的名词。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人洗脑了。


“Tony,我想我们可以尝试着做一些小小的实验,刺激一下你的大脑。”Bruce是这样说的,他的表情严肃,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用非入侵性磁冲电流,让它经过你的大脑,尝试着刺激一下你的海马结构。”


“这样记忆就能够恢复吗?”


“我不敢保证,所以只是一次尝试。你的失忆如果真的是因为被人洗脑,那么对方的手段过于高明,以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可能没有办法解除——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失忆前的Tony Stark应该会有办法解决,但是以现在的你只会束手无策。用电流刺激大脑的实验虽然是可行的,但是至今为止很少人尝试过,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我们也不清楚。”


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我只是稍加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Well,万一会让思维变得迟钝就可惜了我这天才大脑了。”我说,这看起来就像一场未知的冒险,我喜欢冒险,“但是我需要我的记忆,世界更需要原装的那个Tony Stark。”


“你确定吗?”Bruce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


我理所当然地环着胸,脚点着地让转椅旋转了一圈。“时代在召唤,博士。”


Bruce这一次笑了起来,“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Tony Stark,事实上我以前还怀疑过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其实只是一个克隆人,所以才会没有任何记忆。”


“我是克隆人?”这听起来很酷。


“我怀疑过而已。”博士纠正,“但是看起来Tony Stark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无法被取代的人,独一无二的混蛋。”


“我会把它当做赞美。”我耸了耸肩,停下了折腾椅子的动作,“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那个小实验?”


Bruce随手调出一个虚拟操控版面,在上面划拉了几下,他的速度很快,我只来得及看见了电流模拟转换的程序。“以大厦的科技而言,很容易就能模拟非入侵性磁冲,随时都可以进行。”他将一个我并不是看得很懂的版面转到了我的面前,“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要怎么在能够保证你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实验,我们都不清楚这么做的副作用是什么。”


我看了眼版面上的数据,点点头,“那就现在开始。”


“现在?”


我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将复仇者中存在内奸的事情告诉他,在没有证据之前,任何的猜忌都只可能会造成队伍的分裂。“我不想继续蒙在鼓里了,我不能一辈子这样下去,多一秒都足够把我逼疯了,我需要我的记忆,博士。”


他着实有些吃惊,脸色变得比之前更加严肃了,足足思考了三分钟的样子才勉强点了点头。


Bruce忙活了好一阵才将需要的器材收拾完毕,我坐在一张带着把手的木凳子上面,任由他把我的双手固定在了把手上面。“当电流经过你的大脑的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过激的反应,为了保证实验安全进行,所以只能先把你的双手固定一下了。”


他说完又将一个奇奇怪怪的接着各种电线的头罩套在了我的脑袋上,我觉得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很像是纪录片里那些要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只不过看起来经过我脑袋的电流应该不至于会让我去见上帝。Bruce最后又往我的嘴里塞了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棍子,然后才放心地去调试机器,“准备好了吗?Tony?”


我深吸了一口气,冲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Bruce按下了仪器上的开关,电流经过大脑的感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因为已经被设定成了模拟非入侵性的磁冲电流,所以也感觉不到多少疼痛,更多的是酥酥麻麻的感觉。我感觉大脑里的某一块地方,随着这种并不强烈的电流而产生了微弱的共鸣。这也许是记忆恢复的前兆也说不定。


我几乎是屏住呼吸耐心地等待着,电流从一开始的温和慢慢地变得激烈起来,直到剧烈的疼痛让我不得不咬紧了塞在嘴中的木棍。但是我感觉我的大脑里依然没有出现任何的影像,无法回忆起任何东西。


也许是电流还不够激烈的缘故?


我想让Bruce再将电流加大,但是一直在刺激着我大脑的电流却突然间停住了。我抬起头,对上了Steve怒气冲冲地脸,看起来就像是我拿走了他最重要的玩具一样,他现在终于要来找我算账了。


“Tony,你这是在干什么?!”


-tbc-


你们猜我能不能强行HE?

评论

热度(91)

  1. 吹海总的袁非苏三起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