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捡到总裁怎么办?(完结)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八)
布鲁斯韦恩,哥谭的首富,我们总是可以看到他玩世不恭的笑脸,只有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老管家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理并不健康。
自从八岁那年他的父母在一条小巷中被一个劫匪枪杀后,布鲁斯韦恩就再也没有快乐过。
他固执地把这一切当成是自己的错,理智告诉他除了杀人凶手什么人也没有错,但是情感上他从没有走出过负罪感。
阿尔弗瑞德从未要求过他对这件事释怀,事实上这也是不可能的,他只希望他身上的伤痕能够日益减少。

布鲁斯做得很好,他没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日渐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有一段时间他的三餐几乎都是固定的,绝不会多一口或者少一口。
他很聪明,从有能力管理韦恩企业开始,他用尽一切的努力达到连他父亲都没有到过的高度,可以说普通人一生想追求的一切他都已经得到了。
但他从不为此感到快乐,他或许会笑,但他不会真正的开心。

阿尔弗瑞德深知自己对此的无能为力,他甚至觉得如果这能让布鲁斯感觉好一些的话,他也没有必要插手,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让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

布鲁斯以伤害自己为乐。
他收集那些刀具不是因为爱好,而是因为他要使用,在自己身上。
他去拳击场也不是为了锻炼,是因为他要和专业的搏斗,让自己受伤,也许他都不想反抗。
那一条条伤口,无数次的意外住院,都是布鲁斯自己想要的。
他突然吃了一大堆东西也不是因为心情好有了胃口,而是他会转身吐掉。
总之他用尽一切办法伤害自己,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而在大家眼里,他还是那个虽然父母双亡但还算得上幸运的亿万富翁,布鲁斯从不解释,他乐于接受别人的误解。
他有自残倾向!

这时候老管家拿出了长辈的威严,他强迫布鲁斯去看心理医生,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是他在意的话,那个人就是阿尔弗瑞德了,所以他去了,只是刻意挑了当时刚毕业的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克拉克,而且地点还远得不得了,在另一座城市,大都会,但是对于直升机来这点距离总是可以跨越的。

布鲁斯是克拉克的第一个病人,现在的他的确是这一行业里的名人,但当时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而已,他把这看成是一个机会,迫切的希望能治好布鲁斯韦恩证明自己的能力。
但他不知道的是,对方根本就不想被治愈。
看到布鲁斯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看穿了布鲁斯完美外表下破碎的内心,那一刻他想治好布鲁斯的愿望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尽管才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人,克拉克已经为他感到心疼了。

布鲁斯从不配合,但是克拉克总是有无穷无尽的温柔和耐心,布鲁斯自残的频率越来越少。他像是一位完美的心理医生,但他不是。
因为布鲁斯勾引他的时候他没有遵循不和病人发展感情的职业操守,他着迷似的走过去,他们上床了,就在办公桌上。
克拉克陷入了罪恶感,他考虑过让布鲁斯换一个心理医生,但是从内心深处他不想这么做,当然会有好的医生,他只是私心不想让其他任何看到他真正的样子,遍体鳞伤的样子,一想到别人像他一样分析布鲁斯的心理健康他就觉得难以忍受。
克拉克知道这已经越过底线了,他对布鲁斯的控制欲和占有欲都是不正常的,作为心理医生他最清楚,自己需要治疗,他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会伤害到布鲁斯。

也许是因为布鲁斯比他年长几岁,克拉克常常是在上床中更难以自持的一方,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要让布鲁斯筋疲力尽才肯罢休,只有在那种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和他是如此的接近,当他看着头发上残留着汗水的布鲁斯时情不自禁的吻了他一下,然后说:“我爱你。”时,克拉克只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太晚了。
但是布鲁斯显然对此有不一样的感觉,他冷酷的穿着裤子,表情看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

“你弄错了一些事情吧,小男孩。”布鲁斯四处找着皮带:“我们可不是那种关系。”
在克拉克心里,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是不会持续上三年的床的,所以尽管从来没有提过,他的心里已经默认布鲁斯和自己是恋人。
“那是什么关系。”克拉克颤抖着问。
“就是...”布鲁斯穿上了衬衣:“炮友的关系,对于我来说每天找不一样的人来解决需求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你的说辞我无法接受。”克拉克相信自己的感觉,布鲁斯是爱他的。
“那你想怎么样?把自己当成我的男朋友?以后和我结婚?”布鲁斯扣着西装的袖扣:“我在想也许我要换个心理医生了,你不太称职啊。”

克拉克愣了许久,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布鲁斯正经过楼下的便利店,克拉克心中的猛兽已经挣脱了牢笼。
他看到了那把用来装饰的枪,里面从来不会装子弹,他假装瞄准了布鲁斯发泄自己的愤怒,一枪下去,他比任何人都诧异那个人居然真的倒下了。
克拉克带他去了医院,当他的伤口被处理好后,克拉克带他回了家,这是布鲁斯第一次去他家。
在布鲁斯半清醒半昏迷的时候,克拉克看着那张脸,觉得这个是自己就算倾尽所有也想得到的。
他拿出常用的一只怀表在布鲁斯面前摇晃:“布鲁斯,看着我,一觉醒来你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布鲁斯在一边回忆一边流泪,他听到克拉克急切的叫喊声才醒过来。
“你用枪打了我!”布鲁斯看着克拉克呼吸不顺畅。
“对不起。”克拉克看着他:“我不知道里面为什么会有子弹。”这是他最后怕的一件事,还好当时没有瞄准布鲁斯的头。
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认命的说:“是我放的,有一次上完床我觉得无聊偷偷放的。”
其实没有了记忆的这段时间布鲁斯感受到了真正的快乐,而他想起一切的时候,便永远不会有那种没有负担的快乐了。
“对不起。”克拉克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蹲在墙边:“对不起,我搞砸了一切,还强迫你爱我。”
布鲁斯抱住了他的头:“不,爱你是自愿的。”
“不,你不明白。”克拉克坦白到:“是我让你忘了一切,那时候你身边只有我,这相当于人为的营造出荒岛效应,你爱上我完全是.....”
“你以为我连荒岛效应都不知道吗?”布鲁斯打断了他:“我爱你,是在失忆以前。”
克拉克抬起了头,仔细回忆从前和布鲁斯相处的细节,突然他明白了一切:“对不起。”他抱住了布鲁斯歉意比刚才更甚:“对不起,我根本没有治好你。”布鲁斯感受到克拉克的眼泪滴落在自己脖子上。

克拉克当时沉浸在对布鲁斯的迷恋中,没有看出来布鲁斯是爱着自己的,他只看到布鲁斯身上的伤痕少了,就以为自己的治疗得到了成效。
布鲁斯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摧毁自己,他伤害克拉克,用克拉克的痛苦惩罚自己,他拒绝自己爱的人,让自己心碎来自残。
他的自毁倾向从来没有减少。

“别哭了,小男孩。”布鲁斯安慰道:“我好了,刚才我已经承认自己爱你,而且我一点也不想推开你。”
布鲁斯推开克拉克盯着他的眼睛:“我想让你吻我。”
克拉克还想说什么,布鲁斯捂住了他的嘴:“还有,我原谅你。”
因为我爱你。
END
谢谢一直看还留评论的人😘


可能有点强行甜,但是我就是舍不得让他们悲剧啊,原谅我🙏

评论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