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超蝙】吐花症10

诗酒慰年华:

*蝙蝠侠发现自己患上了吐花症,他很想快点解开这个症状,然而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暗恋谁。也许只是他还不懂怎么辨识真爱。 


* bug是我的错,ooc也是我的错


*他们属于DC爸爸,属于彼此,就是不属于我


*说好的第二天更新


*我很想说终于!可是!下一段再终于吧,放心我肯定给大超和老爷一个痛快的。一边掉马一边就亲了!


*我知道我墨迹,但是我的糖也甜啊


*恩……应该会很甜吧


—正文—






10


阿尔弗雷德站在挂钟前,消瘦笔挺的身体把蝙蝠洞的秘密入口挡的严严实实。布鲁斯无奈的轻柔眉心:“阿尔弗雷德,我已经休息了一整天了,事情过去这么久,戈登和联盟一定都在联系我,我不能放着不管。”


“恕我直言,少爷,您现在跑两步都会喘,还想穿上蝙蝠衣去做侠客么?”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说。


布鲁斯发愁的皱起眉心,他的状态的确很差,在魔法的作用下,即使已经在床上睡了一整天,他还是觉得头重脚轻。


“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我得弄清楚我的身份有没有暴露,卢瑟的氪石也必须被处理。”布鲁斯有点生气了。他说的太快,导致不得不停下来轻咳两声。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陡然升高,“您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呢?超人先生几个小时之前就把信息发到了您的手机上,我认为您应该先去见他。至少在这个该死的魔法解除之后再去做蝙蝠侠的那份工作!”


布鲁斯被忽然严厉起来的阿尔弗雷德吓到,小幅度的瑟缩了一下。阿尔弗雷德很少对他发脾气。他知道阿尔弗雷德说的对,超人说他会在韦恩大楼的滴水兽上等他,他早就该去赴约了。他在逃避。


梦中的那个吻让他觉得难过。他知道,如果超人知道了,那个善良的傻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布鲁斯一个吻,帮他从这折磨人的魔法中逃出生天。


可是,这无关魔法。


“我不能,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阿尔弗雷德扶住他,“你不明白吗?我将不得不把我最软弱的一面暴露出来,暴露在超人面前,甚至是整个联盟面前……”


布鲁斯闭上眼睛。这是他最隐秘的秘密。他从未把自己的秘密交给过除了阿尔弗雷德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而此时,这个魔法却逼他把心掏出来,展示在超人面前。布鲁斯觉得耻辱,他是无所不知的蝙蝠侠,他是哥谭最强硬的拳头,可当他脱下战甲,当他被逼迫着审视自己的心时,他依旧是个软弱的人类。他可以和无数的女人,甚至男人上(会和谐么)床,却害怕直视自己的真心。


“我在害怕,阿尔弗雷德,你明白吗?”


阿尔弗雷德心疼的看着布鲁斯憔悴的脸,他当然明白,他的少爷从小就要强,是个倔强的勇士。可是在心里,他从没走出那个漆黑的小巷。在哥谭市孤立无援的长大,他看过了太多虚伪的欺骗,老管家能够给他爱,却始终不能填补他缺乏安全感的那一部分。


“可是,少爷,拒绝感情并不能让您看看上去更加坚强。我以为身处一个团队,您会明白。”


布鲁斯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座钟,时针与分针早就不在转动,他熟悉那个开启秘密的时间。那个他告别了所有脆弱与感情的时间,那个将他的心掏空的时间。


他们就那样站着,谁都没有动。直到门铃声打破了沉默。


“我需要去开门了,少爷。”阿尔弗雷德在确定布鲁斯不会突然晕过去以后,缓步离开了走廊。


阿尔弗雷德站在沉重的门扉前,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拉开了门。


“先生,很抱歉,老爷已经……”


阿尔弗雷德的话在看到眼前的人时卡在了喉咙里。超人站在门外,双脚踏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束漂亮的雏菊。哥谭夜色的雾气打湿了他的黑发,让他稍显狼狈。


“超人先生?”


“哦,潘尼沃斯先生,我,我只是来看看布鲁斯。他好点了吗?”超人温和的笑起来。他在韦恩大楼的守护兽旁等了很久,蝙蝠侠一直没有出现,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和疑惑,他只能先来拜访布鲁斯了。“是不是太晚了,他已经休息了吧。”超人沮丧的低下头


“超人?”


在阿尔弗雷德来得及出言安慰之前,布鲁斯出现在了楼梯上。


超人惊喜的抬起头。布鲁斯穿着黑色的睡衣,光着脚站在楼梯的地摊上。宽松的衣领里露出雪白的绷带和削瘦的锁骨。超人脸红的低下头。“韦……韦恩先生,你……你好点了吗?”


布鲁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也许过于严肃了,他缓和下来,走下楼梯,“我可不是什么柔弱的小姑娘,超人先生,一颗子弹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是两颗。”超人一本正经的纠正,“我想谢谢你。”


布鲁斯难得的愣了一下,超人严肃地表情让他有点恍惚,“为了什么?”


“你救了我的命,韦恩先生。”


布鲁斯挥挥手:“别叫我韦恩先生,叫我布鲁斯就好。”


超人点头,“布鲁斯……”


阿尔弗雷德体贴的收下超人捧着的花,“你们为什么不去少爷的书房,我可以点好壁炉,再给先生们泡一杯茶,拿一碟小甜饼。你们能暖暖和和的好好谈谈。反正少爷您也没打算睡觉是不是?”


布鲁斯气恼的瞪着阿尔弗雷德——他绝对是故意的。


超人担心的看着布鲁斯,他的脸色不太好,眼底的青黑让他看得有点心疼。“韦……布鲁斯,你不用休息吗?你脸色不太好。”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拜托,阿福已经让我休息了一整天了,你就别来教训我了。”


他转身上楼去了,超人着急的跟上他,走了两步后干脆的飞起来,越过几层台阶,落在了布鲁斯身边。超人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布鲁斯,“你好像还在发烧,布鲁斯。”


布鲁斯不耐烦的停住脚步:“如果你这么想让我休息的话为什么要来呢?”


超人站定在原地不知所措。


“少爷,请不要对我们的客人无理,超人先生是一番好意。”阿尔弗雷德提醒道。


布鲁斯哼了一声,转身继续上楼:“别废话了,快来吧,阿福的小甜饼可不容易吃到。”


坐在布鲁斯宽绰的书房里,超人身上的夜露被壁炉的火焰烤干,他陷进单人沙发里,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布鲁斯就坐在超人的对面,悠闲的喝着阿尔弗雷德送来的红茶。超人带来的雏菊被很贴心的放进透明的花瓶里,摆在桌子上。房间里蔓延着雏菊的清香。


沉默诡异的蔓延在整个房间,直到布鲁斯喝完了一杯红茶。


“天啊,你到底要说什么?别告诉我你只是来我家坐坐,那我建议你选白天,那样还有黑森林蛋糕可以吃。”布鲁斯在沙发里伸直了身体。


超人被布鲁斯的抱怨吓到,很没形象的缩了一下肩膀,“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布鲁斯赏给超人一个白眼。他轻轻碰触那束蓝色的雏菊,“为什么买花?”


“来探病总要带点什么。”超人说,“可惜蛋糕店关门了,只有一家花店还开着。我在门口看见这些雏菊,我想他们很衬你的眼睛。”


布鲁斯皱眉看着超人。


“我……”超人被盯得难受,“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


布鲁斯的表情渐渐缓和,“其实你的更好看一点,我从没见过这么蓝的眼睛。我猜猜,外星基因?”


“也许吧。”超人腼腆的抿起嘴角,“我还是觉得你的眼睛更好看。”布鲁斯放弃了与超人争执谁的眼睛更好看,在沙发里伸展了一下身体。


“该你了。”


“什么?”


“我已经挑起一次话头了,该你了。”布鲁斯舔舔嘴唇,懒洋洋地说。


超人笑起来。


“你又笑什么?”布鲁斯不满的瞪他。


超人的笑容更大了,“你很可爱。”


“搞什么?”布鲁斯更诧异了,“你被下药了么?”


“我只是实话实说。”超人一脸耿直。


布鲁斯干脆不要脸的笑起来,“是啊是啊,你想来追追可爱的布鲁西么?你可以从这里开始排队,等绕过地球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就到你啦。”


超人猛地站起来,身影消失了两秒,又一下子出现。布鲁斯气恼的瞪着他:“你做什么?”


“我已经绕了地球一圈。”超人展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布鲁斯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他把手抚上胸口,片刻又放下,表情也恢复了自然。“超人,你可以做个好情人。”说完,他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裹紧睡衣缩进沙发。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布鲁斯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


超人表情纠结的又沉默了一会,说:“你的伤还很疼吗?”


布鲁斯调整好坐姿,盖好阿福送来的毛毯——发热让他有些怕冷。“是啊,我可是个人类,真羡慕你们这些外星人,总有些超级能力加持,不用受伤,或者恢复的飞快什么的。”布鲁斯不悦的皱起脸。


超人被他的小表情逗笑:“哦,布鲁斯,你的城市里不就有那么一个人类么?以凡人之躯,成就神所不能。”


布鲁斯愣了一下,看着超人:“你是说蝙蝠侠。”


“当然,他是个英雄。在联盟里,我们都很敬重他。”超人笑着说,“他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


超人的话让布鲁斯诧异的拧起眉毛:“是么?可他在哥谭可是很不讨人喜欢。孩子们甚至习惯了听着蝙蝠侠痛扁罪犯的声音入睡。”


他的表情让超人有点不安。“你不喜欢他?”超人问。


布鲁斯抓起一块小甜饼送进嘴里,说道:“我为什么要喜欢他?哥谭人少有喜欢他的。”


“他是哥谭的黑暗骑士不是么?”


“可是它的存在并没有让哥谭小巷里失去家人的孩子更好过一些,依旧有人死去,孤儿院里的孩子总是在变多。”布鲁斯低头看着睡衣上的暗纹。他不该跟超人聊这些的,布鲁斯懊恼的想着。


超人皱眉:“他努力过了。”


布鲁斯抬起头,挺直了身体,微微抬高了声线:“只是努力有什么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人都在努力,那些刚从警校毕业的孩子,那些以笔代枪的新闻共工作者,为这座城市努力奋斗的人无处不在。而他不过是一个穿着戏服的杂技演员,用打斗填补自己空虚的生命,他也毁掉了无数家庭,把恐惧刻进无数孩子的生命,他和罪犯有什么不同!”


“可他至少,带来了一些希望,城市可以变好的希望。”超人反驳,“他是正义的”。他的身体里那些维护搭档的正义因子冒了出来。


“可笑的正义。”布鲁斯挑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在这里,只有生活,没有正义。超人先生,我们都是为了生活下去而在阴沟里爬行的老鼠。哥谭与大都会不同,我想你还不太清楚吧。”


“至于希望——”布鲁斯看着有些被吓到的超人,“如果明知不可能为什么要给人希望呢?我的父亲,在他死去之前还低声告诉我不要怕,会没事的。可是,最后他还是死了。”布鲁斯颓然陷进沙发里,仰头看着头顶的水晶灯,“如果明知道事情不会变好,又为什么会给人希望呢?”


超人的视线变得慌乱起来,他看见布鲁斯睡衣上蔓延开的深色。“韦,布鲁斯!别说话了!”他按住布鲁斯的身体,睡衣底下的肉体滚烫。“你的伤口裂开了,别动!”超人小心的把冷冻呼吸吹在布鲁斯的伤口上止血。


布鲁斯的蓝眼睛失焦的望着超人。


“超人,如果明知不可能,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呢?”


超人看着布鲁斯,他甚至不确定布鲁斯现在是否清醒。


“对不起,布鲁斯,我本无意让对话变成这样的。我……”他手忙脚乱的把布鲁斯抱到另一边的长沙发上。他听见渐渐靠近的脚步声,阿尔弗雷德要上来了。超人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布鲁斯……”


布鲁斯抬起眼皮看着他。


“布鲁斯,告诉我,你爱着什么人吗?”


超人有些沉痛的表情让布鲁斯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想让超人滚出去,不想让他看见那些该死的花。可是,浑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尖叫,他说不出一个字。他捂住胸口蜷缩起来,疼的直发抖。布鲁斯觉得,那些花快要撑破他的身体了。当他终于在超人惊恐的目光中把那些花吐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他说:“是的,我爱着一个人,我爱他。”


那些沾着血的雏菊蜷缩在超人的脚下,半枯萎的花瓣泛着浅浅的灰色,惊心动魄的惨烈。


“是的,超人,我爱着一个人。我要死了。”


TBC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