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捡到总裁怎么办?(六)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六)
有爱人,有工作,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
布鲁斯当然不可能永远当克拉克的助手,但是目前为止他觉得这个工作还算有趣,那些来寻求帮助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迷茫或痛苦,而克拉克可以帮助他们。

渐渐的,他觉得从前的记忆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布鲁斯会告诉自己珍惜眼前才是最明智的选择,直到今天。
克拉克去对面的便利店买午饭,布鲁斯打算帮他清理一下凌乱的桌面,他把那些做了记号的病例叠起来,想把它们收起来给现在有用的腾出位置。
他找到了一个角落的抽屉,使劲一拉,抽屉被打开了。
里面空空如也,只躺着一把枪。
布鲁斯把病例放在地毯上,拿起了手枪。
一个成年男人在办公室放一把枪防身,这很正常。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了窗边,布鲁斯举起了手瞄准了正从便利店出来的克拉克。

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甩甩头把一种可怕的猜想甩出自己的脑海,然后迅速的把枪放了回去,关上了抽屉。
他把那叠病例放在了另一个抽屉后给克拉克打了一个电话。
“你能再回去给我买一份冰淇淋吗?”
克拉克当然答应了,布鲁斯看到他又返回了便利店。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不留痕迹的翻着克拉克的办公室,布鲁斯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他觉得这里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是在这里工作过几天的那种熟悉感。
布鲁斯毫无目的的翻着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资料,突然几个清晰的大字映入眼帘。
那是一张病例,病人的名字是布鲁斯韦恩,紧急联系人写的是阿尔弗瑞德,他的联系电话是空着的。
他知道克拉克要回来了,没有时间再细看,这是一本很厚的病例,要藏起来是不可能的。

克拉克回来的时候看到布鲁斯在玩儿手机。
“我的布丁呢?”布鲁斯问。
“什么布丁?”
“哦,说错了,是冰淇淋。”布鲁斯笑了笑。
克拉克看了他一眼后转身把冰淇淋放进了冰箱:“先吃饭,再吃甜点。”
布鲁斯不可置否。

“刚才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布鲁斯一边吃饭一边说:“一个控制狂女朋友,疯狂的查男朋友的手机短信。”
“然后呢?”克拉克问。
“然后人家就跟他分手了。”布鲁斯撇撇嘴:“谁受的了啊。”
“你要是这样对我,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克拉克趁机表白。
“真的?”布鲁斯怀疑到。
“当然。”克拉克保证。
“那你…”布鲁斯想了想:“现在就说你的手机密码。”
克拉克只把这当成是布鲁斯的撒娇,毫不犹豫的说:“0219。”

“你确定不和我一起洗?”克拉克恋恋不舍的从床上下来。
“不。”布鲁斯说:“让我再躺一会儿。”
“那我和你一起躺!”克拉克笑嘻嘻的说。
“去你的。”布鲁斯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克拉克进了浴室,水声响起来后,布鲁斯快速的从克拉克的裤子里翻出手机。
解锁后,他打开了通讯录,很快就找到了阿尔弗瑞德的号码。

布鲁斯颤抖着打通了电话,一个苍老而硬朗的声音传来:“肯特先生,有布鲁斯的消息了吗?”
“阿尔弗瑞德?”布鲁斯轻轻叫了一声。
“老爷?是你吗?”
“是我。”布鲁斯不知该从何说起自己的情况,他就是很信任这个声音。
“你和肯特先生在一起,那我就放心了。”阿尔弗瑞德感到自己心里石头落了地。
“不,我…”布鲁斯想让阿尔弗瑞德来找自己。

“在跟谁讲电话?”克拉克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布鲁斯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已经被他抢过来挂断了。
他转身看盯着克拉克,眼睛里满是戒备。
TBC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