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超蝙】吐花症09

诗酒慰年华:

*蝙蝠侠发现自己患上了吐花症,他很想快点解开这个症状,然而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暗恋谁。也许只是他还不懂怎么辨识真爱。 


* bug是我的错,ooc也是我的错


*他们属于DC爸爸,属于彼此,就是不属于我


*本来想跟下一段剧情合成一篇,然而拖稿太久我良心不安,下一段剧情另起一章,明天放送ww


*总觉得这段感情进展的描述好难写,前后修改了四五遍还觉得不尽如人意,写完我好想谈个恋爱感受一下啊。让一个单身xx年的姑娘写这个是不是太难为我了ww


*所以哪里写的低智商了请一定别打我,我会改的好不好么么


—正文—


09


机器微微的轰鸣声拖住了布鲁斯昏沉的意识。“蝙蝠侠”摘下头盔,露出一张饱经风霜写满了担忧的脸。阿尔弗雷德脱下精钢制的铠甲,颤抖的手指快速的检查着布鲁斯的伤口。“别再有下次了,布鲁斯少爷。”老人喋喋不休,企图掩饰自己颤抖的声线,“我可没有您这么强壮,能撑起蝙蝠侠的铠甲。”


布鲁斯疲惫的笑笑。温热的血几乎浸透了整件衬衣,布鲁斯只觉得整个身体都是酥麻的。“超人……”布鲁斯挣扎着。老管家按住布鲁斯没受伤的肩膀,“莱斯利在照看他,他会没事的。”得到老管家的承诺,布鲁斯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浮动的黑雾迅速占领他的视野,声音和光线都离他远去了。“布鲁斯……”阿尔弗雷德拍拍布鲁斯的脸颊试图拉回他的意识,摸到了一手冷汗。“您还打算跟我顶嘴么?您几乎在上演爱情动作片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有一点颤抖。布鲁斯用尽全力从喉咙里挤出一声闷哼。“您的心思从来骗不过我,少爷。”


布鲁斯做了一个意味不明的梦。


他本应被身上的伤痛困扰,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广袤的玉米地。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去过这样的地方。而它却如此真实地出现在了自己的梦境中。


阳光和风都被熏成温暖的金色,空气中有淡淡的苹果的香气——也许是来自玉米地边缘的那棵孤单的苹果树。布鲁斯低头,看到了脚边绽放的一小片雏菊。那些花儿缓慢的生长,枝叶伸展,缠上他的脚踝,攀住他的膝盖一直蔓延到胸口。布鲁斯不觉得害怕,只觉得有些难过。淡香缠绕着他,仿佛代替了血液与肌肉填满了他的身体。


突然,一小片阴影遮住了他,布鲁斯抬头,看到了一双缓缓下落的漂亮的红靴子。


他仿佛回到了与超人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他站在韦恩大楼的守护兽上,超人慢慢的降下来,犹如神降。


那时,超人朝他伸出手,露出一个毫无防备的傻兮兮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蝙蝠侠几乎动容,几乎被那从未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温度与明媚诱惑。又或者,他早就坠入这个外星人的陷阱,一见钟情。


蝙蝠侠曾无数次被超人救起。当他在高空中坠落时,超人会迅速的飞来,避开他的伤口,托住他的脖子,把他牢牢地抱在怀里。他们会争吵,可超人从不曾粗暴的对他。他超凡的力量被拿捏得异常温柔。


布鲁斯望着眼前悬浮在玉米地上方的超人。他知道这是个梦。他应该说点什么,可他生怕一张嘴就又是恶言相向。每当面对无辜的超人大发雷霆,布鲁斯都恨透了自己。


因为害怕被阳光灼伤而恶言相向,他早就无可救药了。


超人慢慢的落在布鲁斯面前,眼睛仿佛克什米尔的蓝宝石,美得惊心动魄。布鲁斯站在超人的面前几乎颤抖。超人仿佛看穿了布鲁斯的心思,微笑着低头,毫不犹豫的吻住他的唇。布鲁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雏菊盘踞在他的心脏,在这份炽热感情浇灌下拼命生长。


“布鲁斯……”


环住他的温度突然空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布鲁斯困惑的回头。一瞬间,超人、阳光和玉米地都消失不见了,他回到了韦恩宅里自己的床上。暖风拂过的感觉渐渐散去,伤口一跳一跳的疼痛回到了身体上。这才是真实。


布鲁斯觉得喘不上气,梦中的雏菊钻进了他的身体。他蜷缩起身体,喉咙里微痛的酥痒让他克制不住的咳了起来,每一下咳嗽都牵动着伤口。他很快就被冷汗浸透了。


听见房间里的异响,阿尔弗雷德很快赶来。“少爷,您还好吗?”阿尔弗雷德站在床边,紧张的扶着布鲁斯。片刻后,一朵雏菊从布鲁斯喉咙里掉出来。


布鲁斯迅速把那朵雏菊纳入手心,用力的攥紧。但阿尔弗雷德还是看见了,他的心一瞬间被揪住了。他看见了那朵雏菊,原本白色的花瓣被血浸成红色,边缘处已经卷曲着有些枯萎了。


“少爷!”阿尔弗雷德心惊胆战的看着布鲁斯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身子一软差点掉下床去。


“您没事吧……”


布鲁斯看清了阿尔弗雷德的脸,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阿尔弗雷德扶着布鲁斯在床上躺好,小心的替他处理着再次裂开的伤口。布鲁斯仰躺着,眼前一片一片的黑雾不住的晃动。


他难以估计距离双面人的袭击已经过去了多久,失血让他的脑袋里一片混乱。他还没搞清楚双面人是怎么知道超人在哥谭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戈登也许在找他,与双面人一起越狱的小丑还下落不明。


这些问题挤在他的脑袋里,倒出嘴边的反而成了最不重要的那个。


“阿尔弗雷德……”他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什么事,少爷。”


“超人呢?”


“……他已经走了。”


听罢,布鲁斯竟然觉得有些难过。伤痛让他变得软弱了。他转头看向落地窗边,恍惚间仿佛看到了窗外的红影。


布鲁斯努力眨眨眼,“窗外,有人吗?”


阿尔弗雷德抬头张望:“不,没有人在那。”


布鲁斯闭上眼睛,手心里被揉碎的雏菊沾着鲜血,他已经有了答案。


蝙蝠侠总是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计算因果逻辑,可偏偏爱情不同。它神出鬼没,不问因果,有时只是一个月圆的晚上,而你的爱人刚好站在月光下,柔软的光照亮他的侧脸,他就这样蛮横的住进你的心里,而你浑然不知。


如今,再也没有其他的问题。


在他挡在超人和子弹之间的时候,布鲁斯·韦恩英勇的像一个披荆斩棘的王子——


布鲁斯·韦恩爱上了超人。


蝙蝠侠爱上了超人。





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根本无所谓的人这么在意?*


超人坐在孤独堡垒里问自己。


他明明已经离开了韦恩大宅,又为什么要回去呢?克拉克发愁的盯着水晶屏幕上关于吐花症的资料。


他本来已经离开了哥谭。出现在布鲁斯房间里的孤堡水晶碎片让他心烦意乱,留在哥谭只会让他更加难过。漂浮在云层上面,阳光照在克拉克身上,他又突然开始懊悔。蝙蝠侠是他的好朋友,布鲁斯·韦恩显然也是个好人,所以就算他们是一对又能怎么样呢?说到底他与其中的任意一人都不是什么十分亲密的关系。他不应该发这样莫名其妙的脾气。他也不应该这样一走了之,至少应该等到布鲁斯醒来,亲口道谢。毕竟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于是,克拉克又稀里糊涂的再次回到了哥谭,落在了布鲁斯卧室的窗外。


这就是所有一切不正常的开始了。


克拉克亲眼看到了那朵从布鲁斯嘴里掉出来的,沾满了鲜血的雏菊。


震惊不已的克拉克在布鲁斯的视线投来的一瞬间立刻飞走了。那朵红色的雏菊和布鲁斯苍白的脸印在他的脑海里,这回,除了布鲁斯,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挤进他的脑袋里了。


克拉克很快抵达了孤独堡垒,氪星电脑给出了搜索结果——吐花症。一种来自东方的古老法术,恶毒而甜蜜的爱情魔法。解除办法毫无意外的是一个真爱之吻。


超人对此毫无头绪,布鲁斯·韦恩是联盟的资助者,昨天才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认识了这位年轻的亿万富翁,可他们说过的话加起来也不到十句——好吧,就算多过十句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超人的吻可不是属于布鲁斯·韦恩的真爱之吻。


克拉克莫名的为了这个认知而沮丧了片刻。


他想起了摆在布鲁斯床头的水晶,想起了那个黑色的骑士。他的心跳再次不受控制的加快了——如果他们真的是恋人,为什么布鲁斯不去找蝙蝠侠?


上次带回来的水晶还堆在墙角没来得及整理。唯一一块流落人间的水晶属于蝙蝠侠,而现在,显然的,蝙蝠侠把它赠给了布鲁斯·韦恩。这个发现让克拉克几乎坚信不疑,如果说蝙蝠侠身上的暗香来自与布鲁斯·韦恩的一夜春宵,那么恋人之间赠予一块水晶也不足为奇。克拉克瘫倒在椅子上,仰头就能看到水晶制的天花板,斑驳的光反射进他的眼睛里。可是,布鲁斯为什么不去求助他的恋人呢?他明明都快要死了。


也许蝙蝠侠一向冷漠,可在克拉克知道,他只是假象。他曾在战场的一角看到过,蝙蝠侠用他经过机器过滤的沙哑嗓音柔声安慰一个女孩,女孩抽泣着把湿哒哒的脸埋进蝙蝠侠的披风。这几乎称得上温柔。


可是,那朵沾着血的半枯萎的雏菊就开在布鲁斯的手心。无声的哭诉着爱人的抛弃。


克拉克想起曾经被那些女同学强行灌注的爱情故事,总有些误会阻挡着一对恋人,总有些渣男挡在真爱之间。克拉克觉得蝙蝠侠绝不可能是个视人命为无物的渣男。


可是,相爱的两个人到底是为什么不能坦诚相对,他怎么也不明白。克拉克的脑海里浮现出布鲁斯·韦恩年轻英俊的脸,他无法忍受这个人的死去。克拉克不知道这是否有关爱情,他的脑袋里已经塞满了太多问题,他只知道,他不能放着不管。 


水晶碎片与雏菊的暗香交织在超人的脑海里,他焦躁的在城堡里走来走去,直到夜幕四合夜幕四合。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资料,超人飞离了堡垒。他决定去见蝙蝠侠,他少的可怜的恋爱经验完全不能给此时的情况提供什么帮助,也许直接去问当事人会快得多。毕竟,布鲁斯的时间不多,他半分钟也不想浪费了。


超人飞在去哥谭的路上,尝试着朝好的方向去想,用他一直以来被蝙蝠侠嘲讽的过度乐观的心态——也许蝙蝠侠只是因为太忙了而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相爱,那就请骑士去给王子一个吻嘛。魔法虽然可恶,却总是诚实的。


克拉克似乎对蝙蝠侠与布鲁斯的关系已经深信不疑,甚至没有去考虑,如果他们不是情侣,他又该怎么办呢?布鲁斯又该怎么办呢?


 


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无所谓的人这么在意?*


也许从你在意他的那天开始,他就不再是无所谓的人了。 


 


TBC


*出自《爱在破晓黎明前》


生怕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不好,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理科女能说出花来嘛~大意就是:


大超把在布鲁西和蝙蝠侠身上闻到的一样的香味归结为两人关系匪浅,大概就是上过床的那种。蝙蝠侠送布鲁西水晶大概也证明了这一点。可布鲁西快死了也不去找蝙蝠侠要真爱之吻,大超觉得这可能是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于是打算去做红娘。怎么觉得大超还挺享受蝙布这个cp的……当然大超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爱上布鲁西了,莫急,莫急。

评论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