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捡到总裁怎么办?(五)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五)
现在的布鲁斯感到自己完全是一团乱,身份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又和克拉克牵扯不清,并不是说他后悔了,但是发生的一切只让他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
如果克拉克来问他,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的话,布鲁斯保证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还好,他转头看了一下在开车的克拉克,对方似乎并不打算说什么。
“车里好像有些太安静了。”克拉克似乎心情很好,打开了收音机。
“下面播报一条来自哥谭市的新闻,据知情人士……”
克拉克转到了另一个台:“我想你更喜欢听点音乐。”

“哥谭是什么地方?”布鲁斯关掉了音乐好奇地问。
“是一座城市。”克拉克直视着前方:“你不会喜欢的。”
“为什么?”
“因为那里有很多邪恶势力,犯罪率很高,不像大都会总是这么阳光明媚……”克拉克陈述着。
“可是听起来很吸引人。”布鲁斯打断了他。
“那里的确很繁华。”克拉克补充道。
“比大都会还要繁华?”布鲁斯觉得大都会也是一个繁华的城市。
“你没办法拿二者相比,那是完全不一样的繁华,另一种繁华。”克拉克词穷的解释。

“我想去哥谭。”布鲁斯突然说。
回应他的是克拉克的沉默,布鲁斯这才意识到他其实是在跟对方提出要求,不要说钱了,他连身份证都没有,没人会卖机票给他,就算布鲁斯偷了一辆车,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拥有过驾驶证。
因为一直在克拉克的保护和照顾下,时至今日他才幡然醒悟自己所处的情况是多么的糟糕。
理智告诉他自己不应该对克拉克有所戒心,但是这种只能依靠别人的感觉让他很不安。
“我们会去的。”克拉克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布鲁斯的手背示意他放松:“但是耐心一点好吗?”
布鲁斯这才注意到他刚才表现的太过紧张了,这在帮助了自己,还和自己上过床的人面前是不应该的。
布鲁斯试图找一种合适的方法表达歉意:“我只是有点儿好奇…”他想说不一定非要去,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后半句话来。

这次的谈话让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前所未有僵硬,布鲁斯多次想说点什么,但事实证明他不擅长这类事情。
布鲁斯考虑过了,在找回自己之前,他根本没有能力处理任何感情的问题,不管他喜不喜欢克拉克,现在都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而布鲁斯也厌倦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布鲁斯在克拉克发现自己的垃圾桶旁边等待着,他想过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想杀自己的人一定会知道点什么。
他发布了一些信息,如果那些人还在这个城市的话,应该会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
下雨了,布鲁斯躲进了便利店,他期待的人没有来,只看到克拉克撑着一把伞从雨中走来,他在便利店门口对布鲁斯说:“跟我回去吧。”
这是从那件事后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布鲁斯向克拉克走去,克拉克为了不让布鲁斯淋到雨用一只手臂抱住了他。
“你这样太危险了。”克拉克说:“我已经清除了那些信息。”
“我有准备。”布鲁斯解释道:“我只是想找出真相。”
雨实在太大了,他们到了克拉克的办公室,准备等雨停了再走,尽管如此,他们的衣服还是湿了一大片。

“你知道吗?做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不用为此付出任何代价,请不要用这种方式逃离我身边。”克拉克背对着布鲁斯,脱下了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外套。
听明白克拉克话中的意思,布鲁斯觉得被冒犯,他皱着眉难以置信的说:“你以为我跟你睡觉是为了报答你?而我试图找回记忆是为了逃离你?”
“不是吗?”克拉克看着布鲁斯,难过的问。
“当然不是!”布鲁斯生气的走到克拉克面前:“我也很享受和你上床!”

“我讨厌现在的状态,我的记忆里什么也没有,你就是我知道的一切,这感觉糟糕透了…”
“但我不是想离开你才这么做的。”
“那你也爱我?”克拉克问,他的衣服已经敞开了。
“爱?”布鲁斯重复到,他不知道自己这种状态的爱能不能算数。

克拉克突然用力的亲上了布鲁斯,他们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布鲁斯一直都知道这种事情会再次发生,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我爱他吗?布鲁斯思考着这个问题,他觉得任何人在他的位置都会爱上克拉克的,因为这是他已知的生命中唯一有了,如果是你,你会舍得推开吗?任何人都会爱他的,这实在太理所当然了。

他们在沙发上躺着,克拉克在他耳边说:“你不能这么胡思乱想了,你应该先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很累。
“我给你找了一份工作,你有机会重新创建记忆。”
布鲁斯刚想开口,克拉克就说:“你可以当我的助手,我会给你发工资的。”
“该死。”布鲁斯骂了一句。
“怎么了?”
“上完床谈这些,这更像一场交易了。”确定了和克拉克的关系,布鲁斯心情好了很多,他感到自己对于失去记忆的事情没有那么恐慌了。
“那这真是一场很好的交易。”克拉克亲了一下布鲁斯,心情比前几天愉快了不少。
TBC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