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捡到总裁怎么办?(四)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四)
克拉克的家乡很美,玛莎很热情的接待了布鲁斯,这种热情不过分,恰到好处的让他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来帮您洗碗吧。”布鲁斯站起来,笨手笨脚的收拾起餐具。
“不用了。”玛莎笑了笑:“让克拉克带你参观一下这里吧。”

他们在长满芦苇的河边散步,布鲁斯感到和惬意,说:“你的家乡很美。”
“你喜欢吗?”克拉克问。
克拉克总是说一些他不明白用意的话,就像现在这样。
“嗯。”布鲁斯不自然的转移了话题:“这样的小镇没什么娱乐活动吧。”
“想去玩儿射击吗?”克拉克提议道:“这里一个野外的射击场地。”

射击场的老板是个和蔼的中年男人,他的胡子快把嘴给遮住了。
可能是小镇的人比较爱好和平,这里很冷清,布鲁斯忍住了自己想问这个射击场是怎么存活下去的冲动。
“我以前经常来这里练习射击。”克拉克把装好子弹的手枪递给布鲁斯。
布鲁斯接过了手枪,掂了掂:“你喜欢射击?”
“谈不上喜欢。”克拉克替布鲁斯带上了护目镜:“就只是打发时间。”
布鲁斯拿过了克拉克手里的耳罩:“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布鲁斯抬起手,尝试着对准靶心,他猜测自己从前一定很少用手枪,因为感觉是如此陌生。

“手要和肩保持平行。”克拉克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抱住了布鲁斯,他的手握着布鲁斯的手帮他调整着姿势,他的嘴唇几乎要贴着布鲁斯的耳朵。
布鲁斯下意识的向后看了一眼克拉克。
“别看我,看着目标。“克拉克神情很认真,调整好姿势后,他放开了布鲁斯说:“射。”
“砰—”布鲁斯开了一枪,他刚才被克拉克弄的心绪不宁,根本没有命中。
克拉克笑了笑也射了几枪,都打中了。
“你的枪法很准。”布鲁斯在护目镜后面探究的看着克拉克:“你经常用枪吗?”
“防身而已。”克拉克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吧。”克拉克从后面走过来,坐到布鲁斯的旁边,从田埂上看夕阳,色调美的像在梦境。
“我不知道。”布鲁斯茫然的回答,他接过了克拉克手里的罐装冰啤酒打开后喝了一口,很陌生的味道。
“抱歉。”克拉克道歉后看向了前方,布鲁斯转头看着身旁的人,夕阳的余辉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边。
“克拉克。”克拉克听到叫声后转过了头,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布鲁斯的嘴唇已经亲上了自己又迅速离开了。

布鲁斯觉得或许是景色太美了,他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情,当他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后已经太晚了。
他看着克拉克惊讶的神情说到:“对不…”话还没说完,他又重新和克拉克亲到了一起,这次不是他先动的手。
克拉克把他压倒在草地上问:“我可以吗?”
布鲁斯从醒过来那天起就没有过这方面的行为了,再加上此情此景,他根本没有拒绝的念头。

他们肯定错过晚饭了,克拉克背着布鲁斯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可以自己走。”布鲁斯把脸埋在克拉克的颈间。
“嘘…休息一下吧。”克拉克宠溺的笑了笑继续前行。
玛莎看到他们的时候体贴的让他们快回房休息,这令布鲁斯没有太过难堪。

洗完澡后,布鲁斯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克拉克问:“你要和我睡在一起吗?”
“放心吧,我只睡觉。”
“谁担心啦。”布鲁斯转过身假装睡着了。

克拉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走到阳台上去接电话。
“喂,阿尔弗瑞德?”
布鲁斯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熟悉。
“不,我不知道。”
克拉克一边讲电话一边看了一眼布鲁斯。
“好,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克拉克挂了电话走到布鲁斯面前问:“怎么还不睡?”
“谁是阿尔弗瑞德?”布鲁斯问。
“我的一个老朋友。”克拉克躺回了床上,关上了灯:“快睡吧。”

评论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