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我死了-12(内战衍生,完结篇)

苏三_搭档总想弄死我:

内战以后妮妮变成鬼魂跟在大盾身边的故事。


主盾铁副冬寡,盾冬友情向,单纯想虐虐队长,结局HE请放心食用


转眼就结局了_(:зゝ∠)_好舍不得,还有两个小番外,会放到本子里,有兴趣的亲可以等等这俩天就预售


我死了: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我死了


12.


那之后Ross再也没有派人来过,可能是已经放弃了劝说这个大脑思路固执到和美国旗杆一样直的老冰棍,只是监狱周围的警戒一如既往地严谨。


通过摄像头作为媒介,能够很轻松地观察Clint一伙人的动态,他们没有惊动T’challa,而是选择半夜自己偷偷溜了出来,像Steve一样。但我可以肯定的是,T’challa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动向,只是作为一个局外人不好干涉。


我顺便偷看了一下Ross那只老狐狸的情况,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举动,至少没有再去骚扰Pepper或者Natasha他们。


Pepper依然每天都坚持睡在我的床边,时不时就会从梦中惊醒过来,然后慌忙地去检查我的身体,在确定看不见伤口后才松一口气继续睡觉。


我是真的对不起她,从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在伤着她的心,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动不动就拿命去玩。结果到了最后,好不容易以为她可以放下我了,拥有一个崭新的人生,却没有想到到最后最为我难过的还是她。


我还真是罪孽深重啊。


这么想着,我回头看了一眼Steve,他还是仰头靠在墙壁上,眼睛盯着虚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是在怀念过去,也可能就只是自责内疚过度处于一个放空状态,Rhodes对他说的那些话,不难想象会在他的心里留下怎样的伤口。


我站在他面前,隔着虚空吻了吻他的额头,可惜他看不见我,目光就只是穿过我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我略微叹了口气,起身飘回到摄像头旁边。


反正我还有着大把的时候跟这老冰棍算账,先让他内疚一会儿吧。


 


Clint一伙人的动作很快,在Wanda的帮助下很轻松地就接近了海上监狱,不知道名字的那个家伙把自己缩成了蚂蚁大小,附在Clint的箭上,然后被一箭射到了探照灯的盲点处。


看来这群家伙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调出程序版面,轻松地就找到了防火墙的突破点,不出预料的是Stark科技的成果。想要不动声色地黑掉简直是轻而易举,不仅不会传到Ross那里,甚至连负责监控的狱警也发现不了什么。


但是要怎么给Clint他们发信号呢?总不能学谍战电影里一样直接把灯全关掉吧?这样不仅守卫们看不见了,Wanda他们也不一定能看见,当然Clint那个视力爆表的变态除外。


思考了两秒钟,我决定打开监狱内的所有广播,然后放上了一曲重金属音乐,并且跳过了前奏部分直接来了段高潮。


“I'm on the highway to hell——”


通过监控可以看到正在等候信号的Wanda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这就是信号?”


“我恨这家伙。”Clint歪了歪脑袋,示意Wanda不要在意,一支特殊箭射到了门前的守卫边上。


箭头冒出了一股乳白色的烟雾,标准的烟雾弹戏码。等候在一旁的猎鹰趁机借着翅膀滑翔到警卫的身后,抓起两人的脑袋狠狠地往中间一撞,同时飞起一脚踹开另一个守卫手中拿着的枪,Clint也一支电击箭射到,将人电晕了过去。


Wanda的手段更是暴力直接,门口剩下的那个守卫几乎只来得及看见自己衣领上有一道红色的东西,然后就被甩进了大海里。


过程中没有发出多少声响,所以其他的守卫也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反而有少数以为是控制室出了问题,分出了一小拨人往控制室跑去。不过我在控制室编辑了一道程序,那些家伙估计进去以后就出不来了。


趁着那些蠢蛋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家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监狱里。


看来这些家伙已经不用担心了,我念头转了转,视线回到了牢房里。


Steve也听到了这首音乐,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急切地站起身来,整个人几乎是趴在玻璃门上往外看的。


我现在是真的想送他一个白眼。


“knock knock~”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声,然后猛地打开了牢房的门。趴在玻璃上的Steve就这么直接摔了出来,但是由于四倍血清四倍反应力什么的,并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摔得四脚朝天的美国队长。Steve只是往前扑了几步,很快就站稳了。


刚从通风口钻进来变大的不知道名字的家伙和他撞了个正着,晕了好一会儿才揉着脑袋叫了一声,“Cap?”


“Scott?”


好吧,至少我现在知道这个新人叫Scott了。


“Come on,Cap,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走这边!”Scott说完,一把拉起仍然不清楚状况的Steve就朝着门口跑去。


我依旧很体贴地为他们打开了门。


“等等!”Steve在出门的一刹那猛然停住了脚步,原本一直拉住他的Scott被超级士兵一把拽得身体后仰险些摔倒。


“Cap?”


Steve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过身目光在牢房中扫视了一圈,虽然脸上依然不动声色,但隐约可以看见他的眼神中带着的期待与兴奋,还有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Tony!是你吗?”


哦天啊我真的好感动啊,如果我现在有实体的话一定会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再来一个法式热吻。嗯,如果脱离了险境的话也许还能打上一炮什么的,说实在的两个大男人实在没必要像电视剧里男女主角那样久别重逢搂搂抱抱个大半天,一句“我爱你”能换着法子把耳朵都说得起茧子,还是打上一炮来得直接。


但是鉴于我现在没有实体,而且Steve这家伙也还没有脱离险境。


所以我果断地关上监狱大门摔了他一脸,把他给直接拍了出去。


妈的智障,耽误时间。


反观Clint那边的行动效率就要快上很多,二十多个守卫,连同原本的狱警,全被打包扔下海。行动之前我切断了海上监狱和外界的联系,但是不会持续太久,以Ross的性格很快就能发现海上监狱的不对劲,然后就会有无数训练有素的士兵赶过来。


所以在三分钟的时间内完成营救任务并且离开海上监狱是最安全的办法。


等到Steve和那个叫Scott的家伙从监狱里出来后,Clint扬了扬手,炫耀似的将手中的一串钥匙展示给大家看,“刚才从那个带头的身上找到的,是那边那架直升机的钥匙,我们抓紧时间,铁罐说我们只有三分钟时间。”


Steve怔了一下,连忙追问,“你是说Tony?他来了这里?”


Clint似乎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正在往直升机方向跑的步子硬生生停了下来,“没有啊,他说他现在的情况不方便出面,所以只能远程帮助我们黑掉了这里的安全系统。”说着,他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反问道,“Cap,你跑回来那么多天,难道都没有见到过铁罐吗?”


“说来话长。”Steve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有空再跟你们解释,我们先走吧。”


很好,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美国甜心,知道以大局为重。


我以最快的速度将直升机扫描了一遍,确定上面没有安装任何可追踪的装置后,才退了出来,目送着他们坐上直升机离开。Steve在起飞前仍然是不确定地探出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然而他能看见的只有已经空荡荡了的监狱。


我一直看着直升机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Ross手下的人估计不出一分钟就能够赶到海上监狱了,他们的行动哪怕只是迟个几秒,都有很大的几率会暴露行踪。到时候就算能逃脱,也不可能还能回到瓦坎达,只能一直在外面躲避追捕了。


在监狱的系统中又做了一点手脚,我顺着网络回到了Stark大厦,给正打算警示的Friday下了一个“mute”的命令。


Pepper依然睡在我的床边,眉头紧紧地皱着,连睡着都不踏实的样子。我飘过去轻轻地揉了揉她的眉间,手指依然是只能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朝着自己的身体走了过去。


玩够了,就该回来面对这一切了。


 


我又感觉到了之前那种疼痛,仿佛是在把每一个细胞都撕扯成粉末然后再粘合起来,连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呼吸道像是在剧烈灼烧一般,不断地碎裂再重组。这种剧烈的疼痛几乎要把我逼得不敢呼吸,以此来减轻哪怕微不足道的一点痛楚。


然后我又听到了Pepper的声音,有人给我戴上了呼吸面罩,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耳朵也只能听见有人在说话,但却无法听真切任何声音。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疼痛和折磨,还有Pepper紧紧握着我的温暖的双手。


God damn!早知道醒过来会这么疼我应该多玩两天的。


我感觉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等疼痛感好不容易消失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也开始清晰起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片苍白的天花板,还有Pepper哭得有些红肿的双眼。


天已经亮了。


我抬起有些脱力的右手,轻轻擦干了她脸上的泪水,露出一个笑脸。


我想对她说一声“嗨,Pepper,我回来了,想我了吗?”,可是张了张嘴,嘴巴干涸得说不出话来,嗓子也是剧烈地疼痛。挣扎了半天,只能勉强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个“嗨”。


Pepper笑着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Asshole!”


 


 


“大家好,欢迎收看纽约时事新闻,这里是Stark工业的发布会现场,发布会将在三十分钟后开始。在我们身后的那位是Stark工业的现任CEO,Pepper Potts小姐。众所周知,Stark工业的前任总裁,Tony Stark,也就是著名的钢铁侠今天依然没有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对此,Stark工业和政府给出的解释都是钢铁侠致力于复仇者与政府的事务,无暇顾及自己的企业,所以将公司的所有权转让给了Miss.Potts。但是……”


 


“Vision!你能把电视关了吗?”


“Yes,Mr.Stark。”


“这只是试验品,给我一点反馈,什么都行。”我扶着刚装上复健装置的Rhodes小心翼翼地在大厅里走了几步,顺便瞪了一眼沙发上无所事事的Vision,“要不要考虑加个杯座?”


“No,”Rhodes说,“可以考虑加个空调。”


他尝试着松开扶着我的手,结果一个步伐不稳摔倒在地。我吓了一跳,急忙蹲下身把他去扶他,“别逞强了,我先扶着你走,适应一下再说。”


“不不不,我没事,不用帮我。”Rhodes挥开我的手,翻了个身坐在地上。他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我,“138.138次战斗任务,飞了那么多次,Tony,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可我还是飞了,因为战斗必须打。”


我沉默地看着他,醒来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Pepper始终坚持我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照料公司,所以没有将公司转让给我。甚至还用最高权限给Friday下了一个命令,导致我能待在工作室的时间每天只有短短的三个小时,因此过了将近一个月才把Rhodes的复健装置做出来。


因为这次战斗,他真的是牺牲太多了,无法站起来,这是作为一个军人所最不能容忍的伤。


“协议也是一样。”Rhodes接着说,“我签字,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正确的事。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这次战斗也败得很惨。但是我不后悔,一点也不。”


我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怕我自责,所以也只能装作无所谓地样子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Come on!Bro,有我Tony Stark在,你还能飞很多次,我们还有机会去狠狠地踢那该死的Steve Rogers的屁股。”


Rhodes被我的话逗乐了,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被Friday打断了。


“Boss,您有一个来自瓦坎达的来电,请问需不需要我代接?”


 


-end-


 


【这是一个正文的彩蛋】


Steve再次看见Tony的时候是在电视上。那是一个国家级的大型会议,探讨的主要内容就是他们这些“叛逃”的复仇者们。Tony西装革履地坐在会议桌旁,脸上在西伯利亚留下的伤口已经找不到痕迹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绝境病毒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不一样,精神了许多。


瓦坎达的消息来得很灵通,但Steve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甚至怀疑有些消息出了错。自从西伯利亚那件事以来,所有人都以为Tony会恨透了他,但是Tony没有,反而努力地和政府周旋,争取一切机会让政府撤销对他们的通缉。


短短几个月,因为复仇者联盟“叛逃”的事情,美国几乎要被弄得天翻地覆。超级英雄法案也被某个不知名的黑客公开了出去,哪怕是政府最得力的网络特工也没有办法找出是谁做的。纽约甚至还有不少人联合起来进行了街头游行示威,强烈反对超级英雄法案,要求撤销对复仇者们的通缉。


“Steve Rogers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复仇者联盟不能失去领导者,法律只会让好人束手束脚,而使坏人更加肆无忌惮。”


被点到名的Steve猛然抬起了头,发现电视里的Tony已经站了起来,他毫不畏惧地只是着Ross将军,像是在陈述什么总所周知的事实一般,“九头蛇的人能渗透到神盾局,就一定能渗透到政府当中,如果这样的话,那所谓的超级英雄法案,谁知道是不是由九头蛇的人提出来想要束缚好人的呢?”


“法律只会让好人束手束脚,而使坏人更加肆无忌惮”?这句话不是他在监狱的时候对Natasha说的吗?


“所以你是选择相信在西伯利亚砸碎你的反应堆并把你丢在那里等死的人了?”Ross将军语气嘲讽。


“不。”电视机上的Tony笑了笑,笑容中带着Steve所熟悉的自信和骄傲,“我选择相信我自己。”


会议的结果是超级英雄协议被暂时搁置了,毕竟纽约人民整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仅仅靠着只剩下一半的复仇者联盟的成员来维持和平是绝对不够的。加上很多反派听说了复仇者联盟叛逃了一大半的消息,更是开始肆无忌惮起来,政府只能迫于无奈暂时将协议搁置在一边。


至于以后是修改协议还是重新启动,那就不得而知了。


Clint等人的通缉令被撤销了,但是美国队长身上不仅背负着“叛逃”的罪名,还必须为之前的劫狱、包庇S级重犯冬日战士,以及越狱的事情负起责任,通缉并没有立即被撤销。但在Tony Stark的努力下,撤销通缉应该也不是多久的事情了。


关掉电视,Steve想了想又从抽屉中拿出了手机,距离从海上监狱逃出来已经有三个月之久了,虽然每天都有坚持给Tony打电话,只是接电话的人始终都是Friday。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至少Tony没事了,他就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弥补两人之间产生的缺陷。


电话照例是响了两个声就被人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的仍旧是熟悉的开场白,却给人一种隐约的不同。


 


“Hello,Tony Stark,请问有什么事吗?”


 


-end-


 


 


正文进行到这里,也就正式完结了,大概内容就是内战时Tony为了不让政府追踪到队长和冬日战士,所以把追踪器扔掉了,只是没有想到在西伯利亚打架会被队长砸坏了盔甲的动力源,最后直接导致了被Natasha搜寻到的时候严重冻伤,无奈之下Pepper只能拜托博士给Tony打了绝境病毒。可能有些亲们会觉得有些坑,说好的鬼魂妮妮结果变成了一个数据化的思维,妮妮也从头到尾都没有死什么的。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和搭档讨论了很久,毕竟按照队三以及妇联的背景来说,还是比较科学化的,如果真的变成鬼魂的话会有很大的bug,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绝境病毒_(:зゝ∠)_


写这一篇文的话真的是经历了很多,比如一开始并不知道梗的来源,导致写下去内容和《似爱而非》真的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被人指出来以后,我和搭档几乎是熬夜修改了两天,才努力地将剧情给撬了回来,后来为了保险起见搭档还特地找了一个两篇都没有看过的人来鉴定,最后的结果是只是梗相同,剧情走向和人物描写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直背着的包袱才算放下来了,害怕背上抄袭的名声是一点,最重要的还是不希望喜欢这篇文的亲们到最后发现:咦?这不是那篇似爱而非吗?修文真的很辛苦,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只是想写自己所喜欢着的东西,读者的认可就是对努力地最大的回报,这也是我们所为之努力的理由之一。


不过写作过程中最痛苦的事情还是对人物性格的揣测,为了最大程度地去符合两人的性格,有一些片段删删改改了几十次,大半夜的在寝室开着灯,模仿Cap的思维模式,带着理智地去尝试该怎么焦虑。搭档更是为了那一小段给我提了无数意见,同一段内容不同的表现形式看得都快吐了还是坚持帮我修改。虽然不能说完全还原,但已经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


这篇完结以后打算出个本子,之前有问过有没有亲有意向入手的,大概有十来个回复了想要。既然这样,只要有人想要,亏本我们也会出了的。里面大概会收录一些傻白甜的小短篇,还有一个锤基的《笨蛋成双》,以及两个《我死了》的小番外,然后插画和小短漫都是由搭档负责。预售的时候会到LOFTER宣传一下,如果有感兴趣的亲可以到时候看看-w-因为考虑到大多数亲都是学生党,所以会尽力把本子的价格压下来的。


我们这个小组合也都是新手,以后会努力做得更好,谢谢各位亲的理解和支持_(:зゝ∠)_



评论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