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噩梦两端(队三战后文,黑铁,第五十四,五十五章)

唯一愿舍——team ironman:

 


第五十四章


史蒂夫说出那些话不过是一时冲动。


因为那一刻他总觉得他应该告诉他,


在史蒂夫看来,布洛克朗姆洛也是一个被九头蛇害了的可怜人。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巴基,你想要说的我已经通通告诉那个人了,但是他不会回头的。


正普通史蒂夫所想那样,布洛克朗姆洛会想起巴基,会痛苦,但是他不会回头。


永远不会。


他的忠诚就和他这个人一个,像一块敲不破的顽石。


这样的忠诚是他在这三十多年的岁月刻在骨头里的,除非改变历史,否则绝不背弃。


与其说是忠诚,倒不如说是这个人早就不知道除了这条路他还能往哪里走。


史蒂夫了解他,所以他不会去强迫他,


因为对于布洛克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能够他放下的人已经死了。


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布洛克张嘴,无声的对史蒂夫说了声谢谢,眼神比之前更加坚定。


史蒂夫点了点头,接受了他的道歉。


他们或许对立,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在他们心里某个角落里藏着对对方的欣赏。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是。”


布洛克朗姆洛一声令下,之前包围着史蒂夫的九头蛇士兵全都训练有素的举起枪。


史蒂夫没有半点犹豫,直冲着一个最年轻的士兵方向跑过去。


刚才他就已经观察好了,这个士兵不熟练的动作是他的一个突破口。


他一把将那个士兵扭倒在地,但是两个士兵立刻从背后补上那个人的位置。


很明显,九头蛇的训练是非常优秀的。


史蒂夫看着两个补了上来也不经慌,他脚上一个不大的动作,乘着两个士兵没有站稳的机会,一脚踢在了其中一个膝关节上,然后借着他腿脚无力的时候,手上握住他的肩膀,直接把他推向旁边那个人。


两个人跌倒,连带撞倒了一排士兵。


还来不欣喜自己的成功,两声枪响,子弹擦着史蒂夫的脸颊击中了离他很近的一个士兵。


史蒂夫回头,看见布洛克举着枪,一脸冷酷的看着他们。


“抱歉,手误。”他说道。


史蒂夫一边踢开一个扑上来的士兵,一边说道:“为了杀我,自己人也可以死吗?”


布洛克举着狙击枪,眼睛穿过瞄准器牢牢的盯着史蒂夫:“他们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九头蛇去死的准备。”


“真无情。”史蒂夫说道。


他手上没有武器,盾太过于显眼,所以他把盾留在了神盾局现在的总部里。


这本来是一个保险的行为,现在却让他渐渐的无法招架对方的攻势。


他只能期待着他的信号发出去被接收到了,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他一个人根本逃不出去。


托尼……今天怕是真的要同生共死了。


史蒂夫握紧拳头,心里默默的做下决定。


对面布洛克垂下眼睛,手上的枪往旁边偏了一点,正好对准史蒂夫背后的托尼。


他手有一瞬间的犹豫,但是很快又坚定了起来。


勾下扳机,子弹冲着昏迷不醒的人呼啸而去。


史蒂夫的感觉一瞬间救了他们两,他下意识的往下偏了偏身子,于是他就惊恐的发现那枚子弹在击穿了他的肩膀后打在了地上,溅起了灰尘。


托尼脸上多了几丝鲜血,是从史蒂夫肩膀上流出的,刚才如果不是史蒂夫下意识得动作,现在被击穿的就会是他的脑袋了。


史蒂夫愤怒的瞪着布洛克:“我以为你不是这样下作的人。”


“为了胜利我无所不能做。”


史蒂夫咬牙,在心里祈祷,快点来吧。


 


希尔冷着脸把狙击枪塞回到了盒子里,然后飞快的从准备好的路线撤离。


路上她显得非常从容,抛枪,毁灭痕迹,然后开着她的停在隐蔽处的车。


【任务已经完成】开了大概十分钟,确定自己不在主要范围内后希尔打开了通讯器。


【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复仇者。】通讯器里弗瑞冷静的说道。


希尔停顿了下,突然说【长官,我们这样的行为是否太过于残忍?】


【这不是为了一个人,士兵,我希望你记住,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一个人。】


希尔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在睁开时最后一点犹豫已经没有了【是的,我知道了,九头蛇也已经通知到位,史蒂夫罗杰斯和托尼史塔克现在正在被九头蛇包围中。】


【演员已经全部准备完毕,只等着戏上演了,就这样吧,剩下的我会想办法通知复仇者,美国队长不能死。】


【是的,我知道了。】说完就断开了通讯。


弗瑞坐在自己的安全屋里,在和几个神盾局士兵通话交代好事情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松懈了几分。


他揉了揉鼻梁,以疏解长时间精神紧绷带来的疲惫。


杀托尼史塔克,嫁祸九头蛇,诱使九头蛇围困美国队长事三步险棋,不管是那一步暴露了他自己,他都将面对着众人的反对。


他从不奢求永远不被复仇者知道,但是能拖一段时间就可以,最好等到这一切结束。


说完全的不在乎是假的,但是有些事情只要能够获得更大的胜率,尼克弗瑞就不害怕为它失去所有。


这是弗瑞最骄傲的,他的理智,永远可以战胜感情。


指尖触碰到桌上的咖啡时还是有一丝的颤抖,但是很快,弗瑞的心再一次的稳定下来。


他低下头喝了口咖啡,早就冰冷的褐色液体不在带着醉人的醇香,划过口齿间苦涩的味道就像是流入了心里。弗瑞不动声色的把杯子放回了原地,然后他估计好时间,伸手召来几个整装待发的特工说:“待会把刚才扣下来的美国队长的消息给皮姆博士送去,找个不太显眼的方式,不能让他察觉到是我们,还有注意黑寡妇不能知道。”


虽然不明白局长为什么扣美国队长的消息还不让黑寡妇知道,但是忠诚的士兵还是一句话没问就去执行了任务。


娜塔莎罗曼诺夫实在是太聪明了,只要让她知道一点消息,可能她就会推测出全部的内容。


而这件事除了希尔作为参与者之外,即使是参与任务的特工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他们执行的部分。


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是现在黑寡妇已经不再真正属于他这一方了。


 


皮姆已经研究了很多天的红狂攻了。


借着复仇者几次与它交手的经验,他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他目前的所有实验都被监视着,国防部的调集了一群现在的神盾局特工来监视他和神奇四侠。里德那边石头人和霹雳火已经吵过几次,都被里德安抚下去了。


但是情况依旧非常危险,不仅仅在于他们自己。


前段时间,鲁斯克来过一次,专门来关心优秀的科学家汉克皮姆博士。


他带来了很多关于红狂攻的资料,并且向他宣布,国家已经开始准备照此研究,然后大批量的制造后用来维持整个国家的运转。


这是示威。


鲁斯克似笑非笑的表情告诉他,他很清楚他们已经知道他是谁,也很清楚,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九头蛇恐怕已经大部队渗入了政府部门,即使他们现在告诉其他人,白宫里坐着的人里有一部分是九头蛇的人,也不会有人相信。


除非他们自己能够当面揭穿红骷髅,然后拿到红骷髅埋在政府里的人员名单。


这都是后期才有机会做的事情了,前提是他们能够扛过红骷髅的打压和追杀。


“红骷髅会想尽办法杀了我们,然后把罪责推给美国队长,这样既能够除掉我们,又能够污蔑复仇者。”皮姆揉了揉鼻梁,低着头,有些忧心的说道,“珍妮特,最近还是尽可能的不要太出去。”


“他怎么可能污蔑得了美国队长,大家不会相信的。”珍妮特不可置信的回答到,她身体变小,坐在皮姆面前的桌子上,皮姆听见她的话摇了摇头,伸手拿放在桌子上的水,但是他的手在触碰到水杯把的时候抖了一下,杯子咣当一声,落在了桌子上溅起了大量的水花,打湿了珍妮特的衣服。珍妮特惊叫一声,忙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汉克恼怒的看着水漫延开来,慌张的去检查桌子上的一些重要文件有没有被打湿。一个没留神,那个被忽视的杯子顺着桌子往外滚,啪叽一下,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巨大的响声让两个人都是一惊。


汉克一下子也不管桌子上的文件了,屁股回到了椅子上,坐在那里把头埋进臂弯里不停的喘粗气。


珍妮特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吓到了,她犹豫了一下,飞到汉克旁边,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担忧的喊了声:“汉克……”


汉克喘了一会,闭上眼睛,很快又睁开,声音有些不稳定的说道:“谢谢,珍妮特,我没什么事,麻烦去把我箱子里的药拿一点给我。”


珍妮特在他话说完后,突然想起来他曾经精神出问题的那段时间。


 


第五十五章


汉克曾经有一段精神不稳定的日子,那段时间不管是他还是珍妮特过得都非常艰难。


甚至于他在控制不住的时候还动手打了珍妮特。


最后是他的几个朋友,里德,托尼一起合力把他丢进监狱以后才开始好转,


现在汉克坐在那里,扶着胸口喘息的样子蓦然间让珍妮特想起了那时候。


她不敢在磨蹭,慌忙飞到汉克藏在角落里的箱子上,犹豫了一下,她变回了原型,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来了一些没有标签的玻璃瓶子,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了几片药,又去拿了一个新杯子,接了杯水。


然后她连走带跑的来到了汉克旁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汉克把药塞进嘴里,然后伸手接水,情绪激动下险些又把杯子摔了,不过这次珍妮特一直紧盯他的动作,一发现不对劲她立刻握住了汉克的手,帮他稳住。


“谢谢珍妮特。”过了会汉克稳定了下来,他低下头,声音还有点颤抖,“我很抱歉,我并不想这样,我……”


“别说这话,汉克。”珍妮特摇了摇头,手握在汉克的手上始终没有放开,“我陪你走过那段日子,我知道你不乐意那样。”


“珍妮特……”汉克感激的看着他的眼睛,另一只手也握住了珍妮特的手,然后他低下头,额头抵在他们两人交错的手上,“感谢神,我已经不想重复那段日子,我最害怕的就是再一次伤害你,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珍妮特也低下头,吻了吻汉克的头发:“我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陪着你呢。”


“我刚才想像着红骷髅借机杀了你,我很害怕。”汉克依旧保持那个动作,手更加用力的握住,他的声音由于闷着听起来有些不太清楚,“我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珍妮特,现在的局面我看不到出路了。”


“嘿。”珍妮特一下掰正他的脑袋,双手扶在他的脸颊上,“你怎么泄气了,汉克,这可不像你,就算情况危险又怎么样,我们还在这里,我们还活着并肩作战,这就还有希望。”


“红骷髅现在就算占据点上风又怎么样,他还没能把我们杀死,只要我们活着,谁胜谁负就还没定,汉克,你不能泄气,一切还没有结束,泄气了就真的什么也做不到了,复仇者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你说的很对。”汉克点了点头,手握在她的手腕上,“我不能泄气,泄气了就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了。”


珍妮特抽出手,身体往前倾,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亲爱的,我向你保证我会保护好自己,请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陪着你,所以我不会出事。”


“谢谢你,我也很爱你。”汉克也扭过头,吻在了她的脸颊上。


随后汉克好像变好了些,他收起了情绪,开始认真研究起红骷髅留给他的资料。


资料不全是真的,也不全是假的,真实的数据藏在虚假的数据里面,非得很仔细才能找到。研究了两天后,汉克放弃了这些,因为他自己从这里面筛选出了有用的东西,但是红骷髅给他的自然不会是核心数据,这些充其量不过是那座大楼最顶端的两块砖,有没有都垮不了。


这是红骷髅的谨慎,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得意忘形。


真正有用的东西是娜塔莎和里德传过来的真实数据,这让他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他们随时被监视着,也不能太多接触,但是他们是最优秀的科学家之二,自然是找到了避开九头蛇眼线的方法顺利的交流心得。


一段日子还算的上平静,尽管是在九头蛇眼皮下面,但是他们好像很忙碌的样子,没来得及找他们麻烦。


但是汉克也不敢放松警惕,他找来了他现在在国家的研究所里工作的大学同学,从他那里打听到红骷髅确实是在试图大批量制造他的武器机器人。


但是并不算是太成功,所造出来的东西虽然也很强大,但是比原版机器还是差了太多。


这个世界上能有托尼史塔克那么天才的脑子和疯狂的想法的疯子有几个?


红骷髅之所以这么急切的想要造出新的机器,一面是他想要创造出一只这样强大的军队,一面是他不相信托尼。


不是不相信他的设计,而是不相信他真的无防备的给九头蛇造出那样强大的机器。


所以他只能自己研究,研究他的设计,然后找漏洞,进行仿造。


他要的是托尼的设计,而不是他的机器。


紧赶慢赶,他的科学家也造出了几个有趣的东西,但是这还远远比不上初代机。


在打听到这些消息之后,汉克明白,红骷髅之所以现在没找他麻烦,不过是时机没到。


一旦找到机会,他得出了空,他们是绝对不会放任他几个在眼皮子下面溜达。


汉克这样想没有问题,因为红骷髅确实是很想找个机会解决他们。


对方什么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当面装模作样和谐相处,背地严正以待刀剑相对。


汉克和里德只能更加卖力的研究,尤其是在他们听到鹰眼牺牲的消息后。


黑寡妇送来的资料很有用,也让他们意识到,硬拼他们真的胜算不大。


所幸运的是,和美国队长交手的是原型机,也就是说他们拿到的资料是最准确的。


为此汉克和里德两次交流,谈到了很多东西。


今天本来汉克还在继续他的研究。


突然他和复仇者交流的一个秘密频道接收到了一段乱码。


没有任何意思,就像是人无意间发出的。


但是汉克下意识里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对乱码进行了分析,但是没有发现任何意思。


他思考了一下,重新分析了乱码的来源。


在分析以后,他惊讶的发现是美国队长的位置所在。他赶紧侵入了附近的电子眼。


然后观察到现场的情况后立刻准备好了自己的东西,


 


如果史蒂夫是一个人,他有把握从这样的环境里逃离。


但是恰好他不是一个人,而且恰好和他同行的那个人现在昏迷不醒。


布洛克抓住了他的弱点,攻击一个优秀的士兵有点难,但是攻击一个没有防备的人却并不是一件难事。


所以很多情况下,史蒂夫不得不去为托尼挡子弹或者是其他兵刃。


布洛克的枪法很好,几枪之后虽然被史蒂夫躲开了要害,但是史蒂夫身上我已经全是伤口了。


“放弃吧,队长,我会给你个轻松的了解。”布洛克的手依旧稳稳的举着那把枪,一刻也不放松,这是他的习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史蒂夫没有回答,但是他一拳头打在一个士兵肚子上的动作已经宣誓了他绝不放弃。


地上七扭八歪的躺着几个士兵,史蒂夫的力量是普通人的四倍,所以他平时大部分的时候都收着他的力,但是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拳头下去,虽然不至于损命,但是也够挨拳头的人受的。


纵使现在史蒂夫占据了一点微弱的上风,但是实际情况对他来说还是非常的艰难。


毕竟九头蛇带来的人多一些,双拳难敌四手,渐渐他也感觉到了吃力。


但是不屈服的意志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坚持战斗。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倒下,就再也不可能有机会站起来了。


拜托,快点好吗?他在心里祈祷。


然后上帝像是再次听到了他的祈祷,一个正在朝他冲过来的士兵突然被定住了一样,史蒂夫惊讶的看着他,然后那个人像是隔空被人打了一拳,一瞬间飞了出去。


史蒂夫一下回过神,他忍不住喊了声:“斯科特是你吗?”


接着他就看着那个人突然一下变大,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斯科特朗调整了一下他的面罩的声波频率,然后一瞬间,天空飘来了一群黑压压的蚂蚁。


接着从他们背后,有两声狙击枪响的声音,布洛克错身,灵活的躲开了子弹。


他审视了一下周围的场景,意识到今天可能他们没有机会乘着他落单的时候解决他,所以他果断的下达命令。


“撤退。”他挥了挥手,剩下的能动的士兵携带着失去行动力的士兵站起,迅速的就离开了。


剩下的事,他们会通知警察等来解决。


史蒂夫等人没有阻止他们,这时候两败俱伤没有意义,尤其是在他们还带着伤员的时候。


布洛克带着的人,来的迅速,撤的也果断,直到这个时候,史蒂夫才敢放松了身体,一放松身体,他的眼前就是一阵发黑。


身体在刚才的战斗中失去了太多的鲜血,战斗时还不觉得,但是此时一松懈,疼痛就像流水一样一阵阵袭来。


背后的重量愈发的感觉到沉,腿脚都开始发软。


“这是……托尼吗?”他听见斯科特犹豫的问道。


史蒂夫用力眨了眨眼睛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是的,是他。”


他的手往后托了托,想要更加稳定住托尼的身体,但是还没等他完成整个动作的时候,眼前猛然之间就黑了。


然后腿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