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我死了-5(内战衍生)

哈尔乔丹的移动城堡:

内战以后妮妮变成鬼魂跟在大盾身边的故事。


主盾铁副冬寡,盾冬友情向,单纯想虐虐队长,结局HE请放心食用。


最近想考虑等《我死了》完结以后出一个本子,里面除了这篇可能还会有一些以前的小短篇以及《我死了》的一些小番外,印刷方那边好像说预售超过十本才会印,如果有亲想入手的话可以私信或者留言。


上篇戳我


我死了


5.


我是一个鬼魂。


我曾经的身份是世界第一首富兼纽约的守护神Tony Stark AKA钢铁侠,一个足以让世界上所有姑娘都为之激动的人。


但是现在我死了,冻死在西伯利亚的冷风中。


老实说,我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像是一个阴魂不散的地缚灵一样被困在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放不开手的那个人身边,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为我以为死后的世界是平静的,没有悲伤没有愤怒。


最重要的是,没有Steve Rogers。


 


我第三次出现了幻觉。


我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就像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一样,每一寸肌肤仿佛在寒风中被风干,然后又被冻结成一块块干裂的土地。


如果说寒冷是可以忍受的,那么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这种能把灵魂撕裂的疼痛。


我能感觉到自己正昂着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仿佛溺水了一般,每一寸肌肤都叫嚣着疼痛。但是最可怕的不是这种疼痛,那是胸口那处凝聚着无法散去的悲伤和绝望,仿佛是死神在我耳边呢喃着一般,他说:“放弃吧,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死了你才会获得你期盼已久的和平与宁静。”


这种感觉几乎要把我逼疯。


然后我看见了Dr.strange。这个老神棍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眉头深深地皱起,他整张脸都是一种可怖的煞白。他转身对一旁焦急的Pepper说了些什么,Pepper急得眼眶一红,双膝一弯就打算跪下来,但是被他扶住了。


Pepper的精神状况很糟糕,眼睛肿得就像是不眠不休地哭了个三天三夜一样,嘴里语无伦次地说着些什么,我所能分辨出的只有“求求你,救救他”之类的话。我有些后悔生前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好好地给她一个拥抱,现在我死了,反倒还要连累她为我操碎了心。


我不知道他们谈论了些什么,最后老神棍走到我的面前,举起正发着光的右手摁在了我额头上。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像是终于脱离了那句躯体,只剩下无尽的平静与安详。


 


瓦坎达的天气已经进入了冬季,从窗户看出去,目所能及的地方都已经被冰雪覆盖,白茫茫的一片,连温暖的室内仿佛都能感受到外面肆虐的风雪。


就和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一样。


我觉得有些冷,但并不是肉体上那种,我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再感觉到寒冷的。那种冷是从灵魂深处最荒芜的那块地方蔓延开来的,让人无从闪躲,只能咬牙承受。


Steve在浴室洗澡,半透明的磨砂玻璃依稀可以看见他高挑健硕的身材,我飘在浴室外面欣赏着这难得的一幕。


作为一个鬼魂,我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进到浴室里,然后毫无障碍地盯着那具完美的裸体大流口水或者撸一发,(嗯,如果鬼魂能撸的话,事实上我连自己的小兄弟都碰不到。)但是无论如何这样好像不太厚道,所以我还是选择了隔着玻璃欣赏。


就跟过去的我和Steve一样。


我总以为我们隔得很近,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耿恒在我们之间的诅咒,像是玻璃一样,看着触手可及,但却永远都无法靠近。


我永远都触摸不到Steve内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


那是留给他的Bucky的位置。


Steve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依然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松松垮垮地只能半裹住那线条优美的腹肌。


好一幅美人出浴图。


我忍不住冲他吹了声口哨,飘到他身边大吃豆腐。


死了也不是没好处的,活着的时候可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对着美国队长动手动脚。


Steve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站在窗边看了会儿外边的景色,不知道是不是让他想到了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亦或是前些日子被冷冻起来的冬日战士,一双蓝中带绿的眸子有些落寞地垂下。


他从抽屉里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Tony”的电话。


这件事情我始终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自从上次打过电话给Natasha后,他几乎每天都要给“我”打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然都是模仿着我的声音的Friday,但是他明明知道这点,却也不再去拆穿,总是装模作样地和“我”闲聊上两句。


“Hello,Cap?”


仿佛是已经聊习惯了,Friday也懒得用以前那串啰啰嗦嗦的开场白了。


“Tony,我们这里下雪了,你们那里还好吗?”


“很好,纽约风和日丽,温度正好,适合出去旅行。”


Steve勾了勾唇角,房间里昏黄的灯光衬着他这个笑容,一瞬间温暖到足以隔绝窗外的寒冬和白雪。


“我真的很抱歉在西伯利亚的时候对你做的一切,Tony,你可以原谅我吗?”


当然可以,我甚至没有埋怨过你,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地支持着那个协议,你和Bucky甚至都不会走到这一步。只是很抱歉,我再也没有办法告诉你这件事了。


“Rogers?”


电话那头换了一个声音,我吓得一个激灵,警惕地盯着Steve手中的手机。


Steve也楞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神情甚至有点激动,“Pepper?”


“别叫我Pepper,我们没有熟到那个程度。”


Pepper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但是冷冰冰的,就像是以前在帮我处理那些一夜情的对象时一样。


我没有办法知道她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同时也深深地愧疚着就这么抛下一切不管撒手而去,把所有的烂摊子都留给了她处理。


“对不起,Potts小姐……”Steve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我想知道,Tony现在怎么样了?”


电话那端的Pepper冷笑了一声,“你想见Tony吗?”


“想。”这一次的回答果断到没有丝毫的考虑。


“那好,你现在就自杀,然后对着你那该死的信仰祈祷你死后是上天堂而不是下地狱!Fuck you!Steve Rogers!像你这种人就该下地狱!上帝还真是不长眼,居然让你这种垃圾活到了现在!”


我的脑子在一瞬间一片空白,耳边像是死一般的寂静,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Pepper的哭泣声。


她到底还是说出来了。


Steve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颤抖着声音试探着问道,“Pepper,你说什么?”


“Tony死了!抱着一面破破烂烂的盾牌,冻死在西伯利亚了!你满意了吗?!”Pepper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出了这句话,随即再也控制不住地哭出了声,“Oh,god,Tony他什么也没有做错,他甚至为了让你们不被神盾局跟踪扔掉了定位器!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是他!”


Steve的眼睛在一瞬间被泪水溢满,险些要站不稳摔倒在地,接着像是溺水的人一般大口喘着气,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不是真的吧……Pepper……你别吓我了,我知道错了,你快告诉我Tony怎么样了好吗?”


“Tony死了!Steve Rogers!他是被你害死的!”


Pepper仿佛用尽全力般地吼出了这句话,然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便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Steve握着手机的手上青筋暴露,无意识地将那部可怜的手机捏了个粉碎,然后眼泪刷得一下就流了下来,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自己一般摔倒在地。


我分不清他现在的反应是出于愧疚还是真的那么在乎我,我只能伸出双手在虚空中搂着他的脑袋企图想要给他一点安慰。


Steve,不要难过,我的死不是你的错,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所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Tony……Tony ,Tony,Tony……”他无意识地喊着我的名字,眼里满是空洞的绝望,然后慢慢地抬起双手捂住了脸,“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对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求求你……我真的好爱你……”


世界在一刹那变得寂静无声,我呆呆地看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的Steve,感觉像是做了一个荒诞的梦一样。我被我最爱的人和他的老相好害死,扔在了西伯利亚,然后变成了一个鬼魂看着他每天盯着冷冻仓发呆,现在他反过来说他爱的人是我?


怎么可能?


一定是在做梦吧?


对,也许我其实没有死,只是在做一场梦,世界上哪来的鬼魂啊?Friday在哪里?为什么她还不叫醒我?等我醒了一定要把她捐给图书馆,然后重新造一个Jarvis,给他下一个命令一定要及时叫醒做梦的我。


Steve Rogers AKA美国队长可能喜欢任何一个人,无论是Peggy也好Bucky也好,甚至是神盾局那个十三号特工,但是他不可能会喜欢我,一个他始终认为脱掉盔甲什么都不是的人。


他明明是讨厌我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Steve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再没了之前的悲伤和绝望,眼眶红红的。他站起身来,大步走向衣柜,拿出一个背包,随意地往里面塞了几件衣服。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tbc-




预计还有几章就完结了,那么问题来了,cap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