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Throughout a lifetime(6)

木头说话:

分开后画风已经开始不一样的Tony和Steve


=====================================


暑假剩下的漫长几十天过去后开学如期而至。


Tony的座位空着,对此没人觉得诧异,大家都默认他因为变故休学了。Steve把脑袋埋在摊开的书里,这样他就不会忍不住去看空荡荡的椅子。


“我以为他是要散散心去,没想到连学也不来上了,跟我们说说你的甜心去哪了?”Clint憋了两天之后终于憋不住,Tony不在他突然就没了斗嘴的人。他双手撑在Steve桌旁边问,声音不算小,旁边的几个女生转头看过来,目光好奇。


Natasha快步走过来,揪着Clint的领子把他摁回座位上:“声音再大点班里一半人就能猜出来Steve和Tony的关系,你就忍不到放学?”


“我都忍着两天了。”Clint揉揉脖子,回头冲Steve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午餐时Clint一直往嘴里塞东西,眼睛却不停地在Steve身上扫来扫去。Nat在桌子底下掐着他的大腿,但最终也没忍住:


“Steve,Tony退学之后有什么打算?他在那之后就没和我们联系过。”


Steve放下叉子,面前一盘意面被搅得七零八落,红色的肉酱黏糊糊地粘在盘边。他盯着一截被弄断的、扭成奇怪形状团在盘子中央的面条,好像刚刚发问的是它一样:“我不知道,他也没联系过我。”


“搞什么,他也没跟你说?”Clint又开始大呼小叫,一点儿火星都能把他点燃,“他这是...这是背信弃义!”


“闭嘴,Clint,看看Bruce是怎么做的。”Nat又掐了他一把,这次在胳膊内侧。


Bruce全程都在安静地解决自己的那份肉丸,没发表什么意见。听到Nat提到自己的名字后他才抬起头:“事实上,他联系了我。”


“什么?”三个声音同时响起,这次连Natasha都提高了音量。


“他说了什么?”Steve又问了一遍,面前的盘子由于激动而被推到了餐桌中央。


“Tony让自己提前毕业了,他现在在MIT.”Bruce没想到Tony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一个人,他以为至少Steve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说这句话时没什么底气,好像犯了大错。


他对Bruce说了自己的情况,Steve想,而自己接到的只有那一通关于“要变强大”的狗屁电话。他在心底重复了“狗屁”两个字,想让自己对Tony恨得咬牙切齿。


“呃,”Clint抓抓头发,“所以他把你甩了但没跟你说?”


“Clint Barton!”Natasha这次连名带姓地警告。


“多谢你告诉我,Clint.”Steve站起身来,走到收残处把盘子整个扔了进去。


见鬼,Steve走得飞快,他要到草坪上去呼吸新鲜点的空气,再待在室内他可能就被闷死,或者爆炸了。还有两年他才毕业,等到他毕业的时候Tony大概连大学都念完了,名正言顺地在史塔克工业里当着无所不能的领导者,而他还只是个刚刚结束高中生活什么都不是的毛头小子。


Steve突然明白刚刚燃起的愤怒并不是Tony的隐瞒,Tony其实都告诉他了,他说他希望变强,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行动。他的愤怒来源于知道Tony像穿着火箭鞋不停往前飞的开拓者,这样的速度是Steve仅仅凭着奔跑无法赶上的。


*


史塔克工业内部的兴替并没有持续很久就尘埃落定,Obade Stan,从公司伊始就跟随Howard的老人用各种手段使手持的股份超过半数。而他出任董事长的第一件是就是变更公司名称,“史塔克”三个字被从大楼上摘下。Stan在近二十年后攫取了所有的权力,斯坦工业正式取代名盛一时的史塔克工业。全国的报纸都对此作了大肆报道,首页的标题显眼刺目。甚至有小报有根有据地挖出Stark夫妇的死亡是Stan一手谋划的,阴谋论的意味不言自明。


Jarvis拿着一份晨报看完时手都气得发抖,他拿起电话听筒拨给Tony,那一边的回应却很平淡。


“我告诉过你的,Edwin,内部更替不可避免。”Tony用手指绕着电话线,手边是同样内容的报纸,他别开目光说。


“但甚至连名字都改了,Tony,这可是你父亲的一切啊。”


“他走的是合理程序,谁也不能说什么,”Tony依旧是那个语气,“但我说过我会拿回来。”


Jarvis对着听筒叹了口气,像上一次一样并没有把Tony的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眼下他除了气愤就是对Tony的担忧:“我今天去你那里。”


“那我把公寓收拾一下。”


Tony没有申请大学宿舍,他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买了两间公寓,Tony常住其中一间,另一间留给时不时来看他的Jarvis. Jarvis对此很不赞同,他觉得这样的行为堪称“挥霍”。


“它们会增值的Edwin,投资眼光,投资眼光。”Tony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去。


但事实上Tony踏进公寓的次数并不比Jarvis要多,实验室不仅是他的办公场所,还是不错的卧室。互联网的兴盛出现迹象,Tony敏锐地感受到了随之而来的科技浪潮,这股浪潮并不是网络带来的电子设备或是生活方式的变化,而是更长远的——当网络成为工具后,自动化获取信息将不再成为难题,这使得更灵活的机器人发展成为可能。或者更远一些,人工智能的真正诞生。


这样的可能让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到燃烧,着眼于智能机器人与AI的研究也产生了很多附带的好处——比如多项技术的专利,Tony把这些专利交给Jarvis,让他联系新兴的科技公司要求用技术入股。


科技浪潮让许多极客受益,Tony Stark无疑是其中之一。新的科技公司飞速发展,一年后他们手里的股票增值超过了上一次的经济繁荣时期的增长,Jarvis看着持股公司的季度报表根本收不住脸上的笑容。


“你不愧是Howard的儿子。”Jarvis说。


“我就是我,但感谢他和妈妈把我生了出来。”


而类似前史塔克工业,也就是现在的斯坦工业,这些传统的工业由于科技浪潮的冲击股价开始下跌。Tony开始让Jarvis对内出售持有科技公司的股份,用这些钱来收购散落在市场上的斯坦工业股份。他的本金并不多,收购份额远远达不到公告,因此斯坦企业没有察觉。


“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我就成年了,老头子给我设的信托基金就能动,里面还有一大笔钱。”Tony拿着笔在纸上乱涂,资金还远远不够,但他会有办法的。


“Tony,你有没有想过即使资金足够我们也没办法通过收购股份控制斯坦工业?Stan那个老东西奸滑得把超过半数的股份都控制在自己手里。”Jarvis坐在公寓书房里的椅子里,面前桌上堆满了各式文件。


“股价一直在走低,他沉不住气的,为了融资必然会增发新股,”Tony用手敲着桌子,“我们只要坐在这里等着他稀释股权就行。”


Tony说这句话的时候勾起一边的嘴角,脸上带着快意的嘲讽,这让他看上去像一只等待猎物落网的小狐狸。此前Jarvis觉得Tony说要拿回公司只是由于悲愤和少年人的不知之天高地厚。而现在一年过去,他竟然不知不觉地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带着走了这么远。


“你才17岁。”Jarvis沉默了一会儿后叹息。


“没错,这意味着明年这个时候我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了,Ed.”


TBC.

评论

热度(24)

  1. 湮隐木言不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