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噩梦两端(队三战后,第五十二章)

唯一愿舍——team ironman:

第五十二章


我死了吗?


他强撑着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睛太过于沉重,心太过于疲惫,他睁不开看不见。


勉强裂开一条缝,两边只有模糊的场景和看不清楚的影子。


我死了吗?


他又问了自己一遍。然后放松下来,放弃了挣扎,然后让身体回归到一种被母体包裹的感觉。


算了,我太累了,就这么休息休息吧。


但是天好像见不得一个史塔克拥抱平静,突然之间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在喊他:


“托尼……”


这声音很模糊,好像是真实的,又好像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他勉强动了动身体,竖起耳朵认真的又听了一次。


“托尼……”


这一次声音变得清楚了一些,现在他能够确定这不是他的一个幻觉。


“谁在叫我?”他喊了一句。


声音在空旷的仿佛虚无的世界中飘远,直到渐渐变弱。


他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又问了一句:“谁在叫我?”


这一次那边的终于给了反应,声音带着笑意的回答道:“我。”


有点熟悉,但是他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自己在那听过。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带着他不懂的恶意的笑对他说:“你还不看看我吗?”


这句话像是一把钥匙,托尼猛然之间感觉身体开始下落,失重的感觉让他心一惊,但是很快他又冷静了下来。


接着他落在了坚实的地板上。


他睁开眼睛,从地板上爬起来,爬起来的第一时间,低下头检查自己的胸口,他穿着一件有点眼熟的灰色T恤,不是他面对玛雅汉森时的那件,而且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托尼检查完自己之后抬起头,看见那人的第一感觉是不可置信,但是他下一秒开始四周张望。


圆环型的房子,和他的主人一样的脆弱,窗边放着的一台钢琴,上面摆满了因为主人逆反心理堆上去的书。


托尼呆住了,这个场景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每次他觉得他可以忘记的时候,它都会跳出来提醒他。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扯下了一个傻了吧唧的圣诞帽。然后他摸了摸脸,是一张年轻的脸。


“很熟悉吧,想起来是哪里了吗?”那个人恶意满满的对他说道,话里有嘲讽。


托尼缓缓地转身,对上了那张和他一模一样……哦,不,不是和他现在,而是和他四十岁是一模一样的脸。


那个人穿着西服正装,恍惚让他想起来他在MIT演讲的时候的样子。


“托尼史塔克。”他突然说道。


“托尼史塔克。”那个人歪了歪脑袋也同样回答道。


“之前那个?”托尼问道。


另一个“托尼”耸了耸肩:“我一直都在。”


托尼厌恶的撇过脑袋,然后一把把刚才从头上扯下的东西扔到了沙发上,冷嘲道:“你和玛雅汉森一起合谋杀了我,你居然说你一直都在?”


“不是我,是我们。”“托尼”笑着摇了摇头,用眼睛嘲笑托尼为什么那么傻,面对托尼疑惑的眼神,他笑的更加愉快,“是我们和玛雅汉森合谋,不是我。是我们杀了我们自己。”


“我们?别扯上我,我和你不同!”


“你不知道吗?”“托尼”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在绝境启动的一个瞬间,我们分析了自己,然后把他发给了朋友,萨尔肯尼迪,一起做的决定。”


“该死的托尼史塔克。”托尼骂道。


“托尼”耸了耸,阴阳怪调的说道:“别骂自己啊,虽然我们是挺该死的。”


“我不是你。”


“你不是托尼史塔克吗?”


托尼愤恨的说道:“我不是你个托尼史塔克。”


“傻子,这世界上有几个托尼史塔克?”他摆了摆手,笑着像看见了这个世界最有趣的事,“别否认,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我们是一个人。”


托尼张了张嘴,想要骂些什么,“托尼”却突然一下拉住了他的手,然后把他拖到一边。


他很认真的看着中间,然后对托尼做了一个禁声的东西:“别说话,就看着。”


托尼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从外边出来的人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


又一个年轻的托尼史塔克,和他现在的样子一样的托尼史塔克。


那个新的托尼史塔克忽视了站在这里的两个“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始生气。


托尼突然知道了现在是那一刻,他转过头,看见旁边那个他正在看表,一边看还一边了然的说道:“果然是时间到了啊。”


“停下来。”托尼突然低声对他吼道,然后一下子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愤怒的大声吼道,“把这一切停下来。”


那个“托尼”被他抓住却半点不见慌乱,他先是撇了撇嘴,接着开始笑:“你想起是哪一天了?你不看看吗?我每时每刻都在看。”


托尼喘着粗气,不经意的回头的瞬间,整个人像被定住一样。


玛利亚走了出来……


“托尼”拍开了他的手,两步走到了钢琴边,注视着那个女人慢慢的走向躺在那里赌气的男孩,然后他喃喃的重复道:“你不看看吗?我每天都在看。”


他们两个站在不远处,注视面前的一切,像是看了场电影,又像是看了场自己。


那个女人走过去,穿过了他们,像每一次实验一样,完全忽视了他们,走过去,对那个被娇纵惯了以至于从来不懂得男孩说着温柔的安慰。


然后男孩还是在生气,因为他总是不懂。


托尼看着这看过千百遍的场景,内心愤怒骤然而起,他回过头,怒视着背后那个人。


那个人用同样的眼神回给了他。


等到一切结束,他们站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仇视着对方。


过了半天,托尼先平复了情绪,他开口问道:“为什么给我看这些?”


“我不想给你看,只是我总是在看。”


“每天吗?”


那个“托尼”知道他无厘头的话是在问些什么,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每时每刻都在。”


“你一直在看吗?”托尼垂下眼睛。


“我一直守着这里。”那个人说,然后他走到了钢琴前手指抚摸冰凉的琴键,“我总是守着它,护着它,不让它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冲淡。”他缓缓地走过钢琴走到了托尼面前,用质问的眼神看他,“但是它最近淡了很多。”


托尼的身体一下僵了,有些艰难的回答道:“因为我要死了……”


“铛——”突然按下去的琴键,发出刺耳的声音,让猝不及防的人身体一颤,像是配合那人骤变的脸色,然后尖锐的嘲讽声就响起:“不是因为你要死了,是因为你忘了,托尼史塔克,你忘记,你忘记了他们,你忘记了自己。”


“我没有!”


“你有!”两个人同时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喉咙间发出了像是要把对方撕碎一样的低吼,像是两头被激怒的兽。那个男人的手部装甲已经拉了上去,托尼能看到自己熟悉的武器就要对准自己。他试图驱动埋在身体内部的装甲,但是没有反应,随即他意识到,现在的他是真的一无所有。


他闭上眼睛,预想中的疼痛没有降临,托尼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人身体不住的颤抖,他抬起来的手对准了他的眉心,掌心中的亮光不断亮起熄灭。他的手一向是很稳的,但是这一刻他抖得像个筛子。


“你忘记了。”那个人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重复道。


“我没……”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对面人的眼泪。


那双棕色的眼睛因为愤怒而睁大,然后眼泪顺着他的脸颊落了下去。


他在看着自己哭。


他很少哭,因为他知道哭是一种无用且懦弱的表现,他的眼睛里含过泪,但是他从来没有放肆的任由它们落下。


“你要是以为你能用哭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想要的东西,你要么自己去找,要么自己去造,你永远哭不出来。”霍华德是这么跟他说的。


突然之间,托尼也想哭了。


他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从五岁以后他就学会了不哭,就学会了依靠自己。


忽然之间他又想哭了。


 


史蒂夫惊恐万分的冲上前,一把抱住那个他原以为可以失而复得的人。


两具失去了灵魂的身体分开,死去的玛雅汉森落在了一边的地上。


四周因为突然倒下的人和枪击声变得一片混乱,部分人拿出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大部分人四处逃窜。


但是这一切没有落进史蒂夫的眼里。


他闭上眼睛,用力的把脑袋埋逐渐冰凉的人的胸口。


为什么?凭什么又一次这样子?


明明一切都开始有好转的迹象了,明明一切都开始有改变了。


为什么一息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托尼,托尼,别这样对我,别总这样对我,我真的……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史蒂夫的头低着,看不见表情,但是他的手抖的很厉害,抓住那人衣领的手因为用力,青筋都已经暴起。


短暂一天,获得的喜悦,失去的痛苦,同时冲击他的心。他从快乐中被推向地狱,然后痛苦被加倍。


他愤怒的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没有发现玛雅汉森的不对?他明明听过她的计划,明明知道他的打算,为什么到那个时候他却没有想起?


他居然把那么重要的事忘记了,如果他阻止了玛雅,这一切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他潜意识里也想托尼死?


他不知道,他责问自己,愤怒到几乎想要崩溃。

评论

热度(82)

  1. 湮隐随意说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