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在遇见之前】盾铁 - 14

近水楼台:

  「首先,恭喜你成为超级士兵。」


  Tony举起酒杯在Steve的杯子上轻轻敲了一下。




  「谢谢。」Steve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回敲了Tony的酒杯。 「只是这一切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喔?哪里不一样?」Tony一口气灌了半杯酒进肚子里,他没有看着Steve,又或者是说、自从Steve变成超级士兵后,他都尽量不与他有过多的眼神接触。 「你追回了血清,抓到了犯人,这就是你成为超级士兵后完成的第一项任务。」




  「Tony,血清摔破了,犯人自杀了。」Steve微微的锁紧眉头,看着一直以侧脸面对他的Tony。 「但我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他们要我成为……一个小丑。」


  「嘿!Steve,是心灵领袖,这角色不是每个人都能当的。」Tony从Howard那里听到了政府的打算,说是要把Steve打造成国民英雄,这些他都知道,他小时候房间配件可都是美国队长的装饰品。 「不断的战争让人民失去信心,他们需要一个心灵寄托。」




  「我不认为我能成为民众的心灵寄托,我只是……只是想上战场保护我的国家。」Steve显然对于政府这项安排非常不满。


  「记得我说过、保护国家不单单只有上战场?」Tony想起了他们复仇者联盟长期下来遇到的问题,发生的状况,他忽然有种深刻的感触。 「我想国家需要有人负责告诉大家士兵们正在为国家努力,孩子们就是这国家的未来,让孩子们崇拜,能够造就出更多的英雄。」




  「……Tony,你总是很能说。」Steve笑了笑,忽然看见Tony的嘴角上残留了食物削削。 「Tony,你嘴角有东西。」






  "Tony,怎么吃到脸上去了?"




  温暖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他的脸颊上,有些细纹的拇指温柔的替他抹掉了嘴角的东西。




  "嘿,我不是孩子。"




  "但你是我的爱人,Tony,我可以为你抹掉任何东西。"




  "啧、老冰棍也挺会说情话的?"






  「Tony……Tony?」




  Tony猛然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居然下意识的抬起脸颊,闭上双眼、等待那个他记忆中温暖的小动作。




  这太丢脸了。




  「喔!是吗?」Tony有些紧张的胡乱抹了把脸,把嘴角的东西一起给抹掉了,却反而弄得整个下巴和手都黏答答的。 「我想我该去洗一下。」




  看着Tony跑开的背影,Steve有些发愣。




  刚刚Tony为微闭上双眼正对着他,修长的睫毛格外明显,沾了东西的嘴唇看起来水嫩水嫩的,他不敢相信在那一瞬间他心里的冲动是什么。




  Tony碰的一声将双手按在洗手台上,抬起头就看见了自己有些狼狈的脸。




  理性在告诉他,别想了,想这些无济于事,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不可能回到过去,即便是他的时代、与他结婚的Steve,也不会替他抹掉脸上的东西了。


  一直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他什么时候这么少女了?这种恋爱的症状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他这样的大叔身上,在他进入装置、穿越到这时代的时候,他不就已经决定要抹灭这一切了吗?




  「Tony,你身体不舒服吗?」




  就在Tony闭上双眼,想沉淀下心情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嗓音。




  「还是……我先送你回去?」




  Tony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他除了想起过去的回忆之外,还有幻听了,这不对,这完全不对。




  「Tony?」




  忽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抓住Tony的肩膀,将他摇醒了,直到现在Tony才终于正眼看着眼前的Steve,这张他最熟悉的面孔。




  原来不是幻听……




  「我没事……刚照镜子发现自己太帅了,头有点晕,你也有这种问题吗?」Tony有些尴尬的拨开了Steve的手,就连原本瘦小的Steve他都常常无法平心对待,现在的Steve可是他最熟悉的样子,这让他每分每秒就像是有线牵着他的手脚那般的僵硬。


  「……我没有这个问题。」发觉自己的手不知不觉中被拨开,Steve有些不是滋味,只是微微的皱紧眉头,仔细端详起Tony的外观。 「你脸色不太好。」




  「是你脸色不好,美国大兵,跟我约会还皱着眉头?」Tony笑了笑,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




  「是不是这几天和Stark先生待在实验室做研究,没有睡觉?」Steve听的出来Tony是在呼咙他,但他没有打算这么轻易的就被敷衍过去,其实刚刚一见到Tony,他就对那个深深的黑眼圈很在意。




  「拜托、我的甜心,我是成年人了,几天没睡觉怎么了?」




  「什么?」




  Tony惊愣了下,刚刚听见了与回忆完全重叠的问话,害他不知不觉也回了他过去常回的台词,才刚说要摆脱回忆,怎么现在就不小心搞混了?




  「没,我是说、几天没睡觉很正常。」




  Steve没有漏听Tony的"甜心"发言,但看着对方那副吊儿啷当的样子,Steve也就把它当成Tony对他的玩笑了。


  「不正常,Tony,我……小心!」


  看见Tony想侧身绕过自己,Steve有些倔强的伸手想拦住他,却一个不小心用脚绊到了Tony。




  Tony踢到Steve的脚后、重心一个不稳往一旁倒去,Steve快速的将Tony捞了回来,直接把人押在墙上,一手则是碰的一声称在墙壁上,把Tony牢牢的禁锢在双臂之间。




  此刻两人的距离接近的难以呼吸,Tony的鼻头几乎就要碰上Steve的嘴唇了,那对蓝色的美丽瞳孔就在Tony面前,他从那瞳孔中的反射看见了表情有些尴尬的自己。








  "呃、我们……嗯,点些什么来吃吧?"


  "对、对,我想喝啤酒,喝点酒……"




  一头金发的男人就坐在正对面,脸上泛红又带着点羞涩,拿着菜单的手还微微的打颤,看起来就像是个第一次谈恋爱的高中少女一样。


  但就坐在他对面的Tony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他看不见自己,但水杯的折射可以清楚的看见他发红的双颊,像是只煮熟的虾子。




  他觉得这不对劲。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约会了,也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甚至他是个花花公子,情场高手,但怎么面对眼前这个羞涩的老冰棍,他就这么紧张?




  这种心跳的感觉像是烙印一样的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每一次的跳动都会让他想起他对Steve告白被答应的那个瞬间,而今天就是他们俩的第一次约会。




  为了这一天,他挑了一整个早上的衣服,太轻浮Steve不喜欢,太休闲又不够帅,穿来穿去直到JARVIS第一百次说出"这套衣服很适合您。"的时候,他终于挑了套最普通的黑色西装。


  接着他开始担心Steve想吃什么,他该订怎样的餐厅,古早味的会不会太过刻意?但太新潮的食物Steve似乎不太感兴趣。




  这一切都很麻烦,比他做任何研究还要麻烦,但当他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正勾起嘴角,露出了连他自己都很久没见到的笑容。




  "这里东西真好吃。"Steve放下刀叉,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你是特地为我找这间餐厅的,对吧?"


  "不,这是JARVIS替你找的,我只是给了他你的资料。"Tony不在意的耸耸肩,一边大口大口的吃下眼前的牛排。


  虽然Tony这么说,Steve却还是笑了笑,毕竟Tony就是这样,在他们交往之前他就知道了。




  "Tony,怎么吃到脸上去了?"




  温暖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Tony的脸颊上,有些细纹的拇指温柔的替他抹掉了嘴角的东西。




  "嘿,我不是孩子。"Tony害羞的干咳了声,拨开了Steve的手。




  "但你是我的爱人,Tony,我可以为你抹掉任何东西。"Steve也不在乎自己的手被拨开,反而直接摸上了Tony的脸颊,顺着他的轮廓抚摸着。




  "啧、老冰棍也挺会说情话的?"这次Tony没有拒绝了,只是任由Steve在他脸上乱摸,上一次被这样摸是什么时候了?他不知道,但这样被爱着的感觉他是第一次感受到。




  有人爱着自己,这件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幸福。






  「!?」




  Steve愣愣的看着吻住他嘴唇的Tony,他很错愕,很惊讶,Tony这是在做什么?是玩笑吗?是的话他的开玩笑方式未免也太过头了。




  Tony缓缓的离开了Steve的嘴唇,露出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




  「约会结束总要一个吻做结尾的对吧?」




  「Tony,你……」




  「怎么样?我接吻的技术很不错吧?以往被我吻过的女人一个个都会直接瘫软在我怀里。」Tony一手压在Steve厚实的胸膛上,把人推了开来。 「你说的对,我该回温暖的床上好好睡一觉,为你庆祝的约会就到这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说完,Tony就丢下了Steve自己离开了厕所。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入口处,Steve发觉刚刚被处碰的胸膛热得发烫,他用手指轻轻的摸向自己的嘴唇,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逐渐萌芽了。



评论

热度(50)

  1. 可爱的all妮湮隐 转载了此文字
  2. 湮隐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