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在遇见之前】盾铁 - 15

近水楼台:

  「嘿、Tony,你看这个了吗?」




  Howard放下手中的研究器材,转而拿起了一本色彩鲜艳的漫画。 「最新一期,这次是有怪兽入侵,今天一早发售,早就被抢购一空了,你要看我可以借你?」


  「……不了。」Tony也同样放下手上的东西,转头瞄了眼Howard手上的美国队长漫画,这本漫画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看过了,看了好多次! 「这次抽到什么卡?」




  「抽到限定闪卡了!」一提到这个,Howard笑的像个孩子,拿起手中闪闪发亮的美国队长卡给Tony看。 「这张拍的真不错,Steve应该比较熟练了。」


  「我就不懂了,你要他的照片让他来给你拍不就好了?」Tony有些无奈,虽然他从小就听Howard提起过无数次美国队长,但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自己老爸这样追星的行为,对象还是他的丈夫。




  「这不一样,在Steve不是美国队长的时候,我该把他当做Steve看待。」Howard将珍藏卡收到胸前的口袋里,漫画就叠到一旁的柜子上。 「这国家需要这样的心灵寄托,我认为他做得很好。」


  「我倒是希望他真的永远就做这样的工作就好。」Tony轻轻的靠在墙壁上,旁边的电视萤幕则是开始拨放了美国队长的节目。


  Steve穿着他小时候记忆中的那套紧身制服,领着一大群的金发辣妹在舞台上又唱又跳的。




  「但Steve似乎比较想上战场?」Howard也跟着抬头看向热闹的舞台,那个他们都很熟悉的身影就在电视里,看起来很近,却又很远。


  「他能做的事情远远比这个更多。」Tony自言自语般的低声说着,他确实希望Steve就永远当个民众英雄,但他却想告诉大家,他的丈夫是个真正的英雄,可以抵挡千军万马,可以击退外星人,不是只能在舞台上给人家看的舞男。




  这种感觉真心矛盾。




  「喔对了,这个你看一下。」Howard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圆形盾牌,放到Tony面前。 「这是泛金属,原料稀有,现在只有这么一块。」


  Tony一看见这个熟悉的东西,顿时睁大双眼,原来这盾牌早就已经做好了。


  「不帮他上点颜色吗?」Tony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块盾牌,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盾牌替他挡掉的所有攻击,也永远忘不掉这块盾牌砸在他的反应堆上时椎心的疼。




  「我想想……金色跟红色怎么样?」Howard认真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在脑海中替盾牌补上颜色。 「够帅气!」




  「噗……」




  听到Howard的回答,东妮忍不住呛咳了一声,金色跟黄色?这不就是他钢铁装的配色吗!虽然他确实觉得这配色最帅气,但还真没想到自己的喜好居然跟自己的老爸一模一样。


  「怎么,这配色哪里不好?」Howard看见Tony的反应,有些不满的眯起双眼。 「不然你说哪种颜色比较好?」


  「虽然我也认为金色跟红色很帅气,真的,但我想这盾牌该有他自己的味道。」Tony笑了笑,拿起那个轻盈的圆形盾牌。 「上面不是有颗星星吗,就跟国旗一样,跟某个……嗯、一身像是穿着国旗上台的人一个样。」


  「国旗?红蓝配啊……」Howard看着Tony游疑的眼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Tony。」




  「什么?」Tony的手还是轻轻的在盾牌上抚摸着,没有抬头看Howard一眼。




  「你跟Steve……认识很久了吗?」




  "Tony,我们结婚吧。"




  「不,没有很久。」Tony垂下双眼,修长的睫毛在脸上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怎么这么问?」


  「我只是觉得……你对Steve好像过份在意了。」Howard挑了挑眉,看见Tony抚摸盾牌的手明显顿了一下。 「喔……我对这种事情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说出我的想法,如果你没有这个意思就当我多心了吧。」


  「有吗?我还不像你就差没有把美国队长绑回来了,你有看见你的柜子上有多少红蓝配色的东西吗?」Tony终于抬起头,看向Howard,指了指一旁的收藏柜。




  「我买的漫画你确实一眼都没看,但美国队长的节目你可是一集都没有漏掉的。」Howard耸耸肩,拿起遥控器就关掉了正在载歌载舞的电视萤幕。


  「嘿!」一发现电视被关掉了,Tony马上抢过了Howard手上的遥控器,再度把电视打开。 「我可不像你追星!只是……」


  「喜欢美国队长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家都喜欢美国队长。」Howard也不捉弄Tony了,笑笑的把盾牌收回桌子下。


  「就算他不是美国队长,我是说……在他成为美国队长之前,就已经……就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我一点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美国队长。」Tony一边说着,又觉得格外别扭,怎么说怎么怪,就随便下个结论想终止这个话题了。




  「那就代表你喜欢的是Steve,无论他是不是美国队长。」Howard似乎很满意自己套出了Tony的话,忍住不笑的表情更让Tony觉得欠揍。 「难怪我们不一样,我只是个追星族?」


  「够了Stark先生,我承认我喜欢Steve,连同那个瘦小的好像风吹就会倒的布鲁克林小子,但那又如何?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Tony有些自暴自弃的摊手,被猜中心思让他有些恼火。




  「嗯……虽然他现在是大家的英雄,是个明星,但我不认为这会成为你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听见Tony的话,Howard也知道Tony是恼怒了,打算开始好好开导这个已经不年轻的男人。


  「不……我们打从一开始就不该相遇,而我也正在为这件事情努力,在我们遇见之前。」Tony摇摇头,苦笑了下。


  「但你们已经相遇了,Tony。」


  「不,我们还没,一切都还没开始。」


  「Tony……」Howard沉默了几秒,还是决定说出他这段时间一直放在心里的事情。 「有些时候我常常在想,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不管是你对Steve异常的坚持,又或是……在科学上的见解,身为科学家的直觉告诉我,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就像你说的一样。」


  「科学家向来不相信直觉,Howard,数据跟智慧才是能左右科学家思想的东西。」Tony对于Howard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一点都不意外,他们是科学家,他们必须看着未来、走在时代最的最前线,打破一道又一道的墙,不同世界说在他们科学家眼里是一件事实,一个用科学根据推演出来的事实。




  「你说的没错,但这件事情我确实没有办法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Tony,我看不透你,也没有办法研究你,这证明了你比我更加先进,我只能假设在你的世界里,科技一定比这边发达。」Howard看着Tony又大又圆的双眼,里头像是有无限的小宇宙,他连自己的倒影都看不见。




  「其实我也很想问你,你是怎么打破这道墙的。」发现Howard已经把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了,Tony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在这个时代,不该有这些东西,Howard,你用了什么方法,打破了这里的定律的。」


  「……如果我跟你说,我每晚睡觉都会梦见另一个世界,一个比这里更加先进的世界,你相信吗?」Howard有些紧张的抓了抓自己的小胡子,这件事情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跟Tony说没关系。 「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解释这种事情,但他确实发生了,这很疯狂。」




  「你说你会看见另一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这种爆炸性的发展让Tony有些发昏,意思是他老爸一直都看的见未来?所以他老爸留给他的东西常常能派上用场也是因为这个吗?




  「不,其实也不清楚,就是模糊的看见繁荣的未来街道,和……一些从没看过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给了我研究追随的目标罢了。」Howard一边说着,一边画出他所看见的东西。 「知道我为什么才刚认识,就让你参予我们的重生计划吗?因为我在梦里看见你在电视上出现了,虽然我没看见名子,不确定那是不是你,我只能说很像你。」


  「……是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梦见另一个世界。」Tony算是接受这件事情了,他在脑海里不断翻找着造成这种情况的各种原因,发现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就是……还需要时间研究。


  「大约……四年多前吧?有天晚上睡觉以为只是个梦,但连续好几天的梦都是差不多的场景,我就开始研究梦境里的东西,发现那些东西都不是现在能做的出来的,显然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四年多前……




  是纽约被袭击,他抱着原子弹飞出宇宙的那年。




  「原来如此……」或许是因为他在那瞬间冲出了宇宙,造成了什么东西的改变,之后他更是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从此就让与他有血缘关系的Howard跟他产生连系了吗?


  但这也说不通,在这里他也没办法做证实,这些都只能是猜测阶段。




  忽然,实验室的电话响了,Tony忘了这间是Howard的实验室,下意识的就接了起来,而对面传来了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声音。




  『Tony……我需要你的帮忙。 』



评论

热度(41)

  1. 湮隐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