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Get me trippin' super psycho love 01

Via:

空荡荡的大厅里坐着一个人,在身后LED屏幕灰色的光线下,看样子是用胳膊肘支着脑袋,翘起来一条腿搁在另一条上面。


深蓝色的套装胸口画着红色的图案。


桌边是一张平放着的照片,边角被时常的抚摸卷了起来,男人低下金色头发的脑袋,抬起手,五个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过桌子磨砂的部分。


金色与红色镶边磨砂的部分。


“笃笃笃……”


“进来吧。”


男人的声音低沉平稳,不带任何情绪。


进来的人穿着黑色的军装,带着黑色的面具,仅仅露出了一双略微恐惧的双眼,冲着他敬了一个礼。


从走廊的灯光拉长了士兵的影子来看,他的双腿还在发抖。


“他……”


“他怎么了,又没有好好吃饭了?”


男人不耐烦的用右手无名指揉了揉太阳穴,歪着脑袋,金色的头发飘到了额头前几缕。


“他快不行了……”


金发男人揉太阳穴的动作顿了一下,似乎是僵住了,抬起头扶着椅子的扶手,撑着身体缓慢的站了起来,走到黑色衣服士兵的面前。


“再说一次。”


“Commander,他……呃……”


上一秒还在陈述着事实的士兵在下一秒就被人扭断了脖子随意的丢在地上,男人踏出了房间,蓝色的眼睛里包含着讥讽的神情,随后他看着门口站岗的侍卫,轻轻开口:“把垃圾清理了。”


他离开后留下了桌子上那张照片,神盾局已经确定死亡的前任局长,也是复仇者的领袖,钢铁侠——Stark。


走廊里过不久就会有士兵站岗,那是他安排的,连从顶层地面部分走廊的红色地摊与金色墙贴都是他安排的。


他是九头蛇的领导者,曾经的美国队长,SteveRogers。


Steve走出了地下,来到郊外小房间的门口,在那里站了几秒钟,门自动打开了,他脱下来黑色的军靴放在了门口,进屋后轻声关门,再把外套脱下来挂在门旁边的衣架上。


窗户透过了光线洒在房间里,经过门厅左手边是客厅,茶几上放着几本翻看的杂志,右手边是一个工作室,紧挨着工作室右侧的是有着一个阳台的卧室,卧室对面是餐厅,厨房,卫生间。


Steve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走到了卧室门口轻轻推开门,暖色结构的卧室里最显眼的是床边大大小小的仪器,它们正在维持着躺在床上人的生命。


“午安,Tony。”


Steve笑着走了过去坐在床边,看着仪器上微弱心脏跳动的显示,摸了摸对方过于苍白的面孔,还有带着呼吸面罩,几乎没有了颜色的嘴唇。


“你又没有好好休息了,我说过你很多次了,你个小淘气。”


Steve自顾自的说着,摇了摇头无奈的站起身子,去接来一盆子温水,耐心的给面前的人擦拭着身体。


额头,侧脸,脖子,还有充满着各种恐怖伤疤的身体表面。


“你看看,我下手可真重是不是,那都是你不乖乖听话的缘故。”


弯腰把毛巾放在水里浸湿,拧干再接着擦拭,Steve不停的说着没有任何营养的话题,仿佛好像面前的人能回应他一样。


半个小时以后,他也躺在了床上,环抱着平躺着的男人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让我抱着你一会儿,不然你该跑了,你总是不愿意和我待着,答应我,别离开行吗?”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绵长起来,没有注意到仪器上突然变化了一下的绿色折线。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Steve睁开眼睛,侧着躺好,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在男人的胸口圆形的伤疤处轻轻抚摸着,看着若有若无的起伏,Steve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去工作了,好好休息,晚饭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Steve坐起来吻了吻Tony的额角,一边笑着一边退了出去,站在门口穿好他的外套,拉开门穿上他的军靴。


随后没有回头的站在那里,一直等到自动门缓慢的合上才抬起头,歪了歪脖子。


“你,每隔五分钟检查一次这里的显示,有任何问题都要报告我,否则。”


他从地面隐蔽的入口坐着电梯下楼,走出长廊,看着长廊口站着的新派遣过来的士兵,冷冷的斜了一眼对方,抬手指着墙壁上连接数据的屏幕开口道。


对方冲他敬礼后,他淡淡的点了点头,直行去往了他办公的会议室。


——————
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每个周天更新修正版的GMTSPL
——————
如果你喜欢我的脑洞,那么
求评论点赞推荐和关注,谢谢
我是维亚,我为自己吊威亚

评论

热度(83)

  1. 湮隐Jeremai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