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在遇见之前】盾铁 - 11

近水楼台:

  「原地解散!」




  长官一个转身,对着路过的几位军衔更高的人敬礼,像是在汇报一些事情。


  听见解散后一班人就在原地放松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开始聊天,一大群人就这么聚成一团。




  忽然,不知道是谁喊的手榴弹,所有人只看见了一个眼熟的东西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脚边,那瞬间、所有人都无法顾及其他,所有人一哄而散、受过专业训练的众人很快就做好掩护,只有Steve与大家跑了不同的方向,笔直的奔向手榴弹。


  Tony看见Steve往手榴弹的地方跑去,心底一凉,他了解Steve,知道他想做什么,所以马上也跟了出去,最后在Steve紧紧抱住手榴弹、要大家不要靠过来时,Tony一把推开了他。




  「Tony!不要靠过来!」Steve看见Tony跑过来的瞬间,他很惊慌,他不知道自己瘦小的肉身究竟能不能完整的包住这枚炸弹,Tony会不会被炸弹所波及,Tony可能会死,他从来没有这种打从心底凉上来的感觉。 「快走开!」


  但Tony完全没有时间可以回覆他,只是在推开Steve的那瞬间,抢过了他怀里的手榴弹,一把抛向空中。


  这一切都只是几秒之间的事情。




  最后隔了大约两秒,手榴弹完好无缺的回到地面上,他没有爆炸,安全栓压根就没有被拔掉。




  「这……怎么回事?」




  原本鸟兽散的士兵们纷纷小心翼翼的探头,发现真的没有发生想像中的爆炸,就一个个走了出来,只有Steve和Tony还愣在原地。


  刚刚离手榴弹最近的就是他们两个,Tony没有钢铁装,Steve不是超级士兵,刚刚只要有一点闪失,两人可能就要结伴离开了。




  「Steve Rogers。」




  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走了过来,拍了拍Steve的肩膀,眼角的细纹让他看起来相当亲切。 「你很有勇气。」




  「呃……」Steve根本就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回神,只是有些发愣的看着眼前的长者,直到那人已经转身离开,看着那个有些驼背的背影,Steve才想起来,这是那天在未来博览会,破例让他加入军队的贵人。


  但他来不及道谢,也没想到要道谢,终于清楚这一切只是乌龙,炸弹没有爆炸,Steve马上转身看向站在身边的Tony,看见那个人正完好无缺的用一个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我的天……」Steve喃喃自语般的叹了一声,一把抱住站在原地的Tony。 「你为什么要跑过来?还好你没事,真的……还好你没事。」


  Tony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的不轻,这熟悉的气息正四面八方的包覆住自己,虽然体型不同,虽然力道不同,但这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感觉让Tony的眼前泛起一阵水气。




  他有多久,没有被拥抱了?




  大概是在复仇者大厦,Steve放下笔,从他眼前转身离去之后,一直到现在。




  原本的坚持在这一刻几乎就要崩盘了,Tony颤抖着手想回拥Steve,想紧紧的抱住这个刚刚居然想牺牲自己的傻蛋,想要骂他怎么这么没脑子,手榴弹抓了还能丢到空中的,怎么就抱在怀里了,但在他的手碰上Steve的背的时候,那个纤细瘦弱的背脊强制将他拉回了现实。


  现在的Steve是个不了解Tony Stark的人,如果他了解了,肯定就不是现在这样的态度了。




  忽然,Tony的胸口一阵刺痛,反应堆的交合处有种撕裂般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插在上面,譬如全世界最坚固的盾牌。




  最后,Tony将双手放在Steve的肩膀上,将他拉了开来。




  「要说为什么,这大概是职业病吧。」Tony露出浅浅的笑容,拍了拍Steve的背。 「不过你怎么搞的?手榴弹丢到空中不就好了,你就想在对上敌人前先阵亡吗?」


  「……我没有想到,不过如果在丢的时候就爆炸了,不是一样会波及其他人吗?」Steve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太对劲,Tony推开自己的那一瞬间,他居然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他在期待什么?


  「不会的,Steve,我相信我肯定能在他爆炸之前就让他离开地球表面。」Tony放开了Steve的肩膀,他避开了那双清澈的蓝眼睛。


  感受到Tony避开了自己的视线,Steve虽然感到疑惑,却也没有问出口,只是有些闷闷的低下头,自行消化自己忽然一连串的奇怪想法。




  就在两人对话的同时,士兵们早以都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开始谈论起刚刚的乌龙事件,还有到底是谁喊了手榴弹的?




  「Tony Rogers。」


  刚刚不知何时离开的长官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皱起眉头一脸不愿意的样子。




  「有人要找你,你跟他去吧。」长官侧过身,一个熟悉的脸孔出现在Tony的面前,是个跟他一样、留着小胡子的人。


  Tony没有马上认出Howard,而是缓缓的略过长官走到Howard身边之后才忍不住转头看着那位有些陌生的亲人。


  「嗨!Tony,想我吗?」Howard笑了笑,领着Tony往一个隐密的地方走去。 「很讶异我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找你对吧?」


  Tony微微的挑起眉,虽然一般人不会承认自己的缺点,但Tony向来都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眼前这人的说话方式简直跟他一模一样。




「我该记得你吗?好吧,我确实记得你,因为你跟我一样留了好看的胡子。」Tony也没有看着Howard,而是睁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东西。




  这里是间巨大的实验室,里头有许多人正在埋首于那些科技当中,虽然跟21世纪比起来还是有段落差,但站在这里,Tony真的觉得异常的舒服。




  「我承认我认为你很聪明,小胡子Tony,所以我记得你。」忽然,Howard转了过来,面对着Tony,张开自己的双臂。 「不过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会在军队之中,这里才是你开来的地方。」




  Tony眯起双眼,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在你对我的才华给予肯定之前,我想我得搞清楚几件事情?」Tony向来不会吝啬于夸奖自己的才能,他也引以为傲,但他现在确实有应该要问清楚的事情。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军中?而我虽然的确是个天才,但我没有和人说过……至少这几个月都没有。」




  「你不是改造了步枪吗?」Howard毫无犹豫的开始举例。 「还在鞋底装了轮子?改装了寝室的风扇?在各种训练中做了各式各样的小东西?」


  「……就因为这些?」Tony并不意外这些事情被人发现,毕竟他本来也就没有要隐藏的意思,所以Howard知道这些并不奇怪,但……就因为这样,认为他很聪明?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当然不只!」Howard笑了几声,拿起放在桌边没人去动的电路原件,当做小玩具般的把玩了一下。 「还有你个人,Tony,看着你,我觉得我看见了自己。」




  「我以为你不相信感觉,只相信科学。」看着Howard,Tony想起了那个在研究室里的背影,想起了那个连他的生日都不记得,进了研究室就好几天没有出来的那个人。


  「我可以因为你的胡子让你进到这个实验室,Tony,至于科学……我相信我很快就能看见,你的科学。」Howard拍拍手,现场所有的研究员都停下了手边的工作,看向他们。 「欢迎你加入这项伟大的发明。」




  就在Howard说出这句话的同时,Tony看见了几支试管和一台与成年人差不多大小的神秘机器。




  脑海里有个声音不断的提醒他,就是这个。



评论

热度(38)

  1. 湮隐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