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BLOCK屏蔽(黑镜子AU)22

AllHailStony:

隆隆的雷声在窗边炸响,托尼从睡梦中惊醒,他轻声唤了一句星期五,轻柔的女声向他报告:“托尔奥丁森先生来访。”许久不见故友的来访让托尼精神一振:“托尔来了?他在哪?”女声不卑不亢地回答:“在楼顶。”


托尼朝天翻了个白眼:“对,他还能从哪来。”他匆匆下床把托尔从顶层露台接回楼里,跟着他来的还有一个同样留着小胡子、身穿长袍的男子。托尔豪迈地笑着拍着托尼的肩膀:“斯塔克吾友,多时不见。”


托尼为故友来访感到由衷地开心,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已经很久没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是寒暄了几句之后托尔还是换上了严肃的神情:“吾友,之前神域发生了很多事情,以至于我没能来到中庭,不过此番前来却有十分重要的信息要带给你们。”托尔指着跟他一起来到复仇者大厦的男子说道:“这位是史蒂芬斯特兰奇,他是至尊法师,之前在一次小意外中相识。”


小胡子法师向着托尼点头致意,托尼却像是十分感兴趣:“魔法师?托尔,虽然我承认你们的法术有着那么一些神秘的地方,但这可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找个什么人来冒充什么魔法师。接下来你是不是要从衣袍里变出兔子来了?”


斯特兰奇对着托尼挑了挑眉毛,托尔却继续神情严肃地说了下去:“神域里有很多你不能理解的东西。你有听说过多玛姆吗?”看到托尼摇了摇头,托尔继续说道:“多玛姆原本是位巫师,他发现并进入了黑暗空间,并且为了成为黑暗空间的主宰而甘心放弃了自己的肉体。斯特兰奇曾跟他交过手,在黑暗空间里。”托尔的手指在空中轻点,虚无的空气里出现了飘渺的影子,“多玛姆能驱使无心之人和飞翔恶魔,就像这样,之前在神域也大闹过一场,被击退了之后就变得无影无踪。而这一次,我们得彻底把他抓住,或者找个别的方法让他无法从黑暗空间里脱身去到别的世界。”


托尼从空中的图样里看出一些端倪来,他唤出了全息屏幕,调出了之前那个长袍术士的资料画面:“你说的‘飞翔恶魔’,是指这些?”


托尔和斯特兰奇凑了过去,交换了眼神:“它们已经在中庭出现了?”“你不在地球的这段时间可真是错过了不少东西。” 托尼简单给托尔叙述了之前长袍术士出现的事,当然他跳过了很多部分,包括他的身体,包括舆论,还有他和史蒂夫小小的私人恩怨。他并不是想隐瞒什么,这些问题一环扣着一环,他不想解释太多。


听完之后托尔小声跟斯特兰奇交流了几句,郑重地向托尼提起:“迪亚波罗原本也是一个术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跟多玛姆扯上了关系,但他远没有多玛姆可怕,我们得做好十足的准备。”托尔重新握起了雷神之锤,他此时才有些后知后觉地环顾四周:“吾友,你为何孤身一人?”


听了这句话托尼怔了一下,随即转身朝托尔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


-


托尔和斯特兰奇的消息当然很快就传到了仍在秘密基地的众人那里,娜塔莎紧急联络了神盾局,得到的消息是近期的确在世界各地检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数据,直到此时才有了合理的解释,看来多玛姆的到来已经近在眉睫了。


突如其来的异变,信息又如此匮乏,更别说他们现在连装备也没有,的确是过于被动了。


不过他们仍是按照讯息里托尼的指示来到了屋顶,而不久他们就明白了原因:伴随着雷声,托尔和钢铁侠降落在楼顶,身后还跟着一群金红色的装甲,这是他们之前见过的无人操作的类型。


“希望在这里的短短休憩没有让你们生疏。”托尼打开了面罩,“我们有位新朋友,不过恐怕没时间来一个亲亲热热的介绍了。”


克林特适时地插上了一句话:“看来也没时间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了?”


托尼没理会克林特的调侃,指挥着身后的盔甲把一个个箱子放到了地上:“给你们带了些东西,相信你们会喜欢的。”盔甲们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件件装备,大多是之前托尼在闲暇时候给大家做的小升级。最后一个箱子里装着星盾,托尼没来得及修复它,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碰过它,不过他想美国队长会需要这个的。


史蒂夫却越过了那些箱子径直走向了托尼:“你不该来这,鉴于你尚未痊愈——”


“看看谁在说傻话?我可不记得做钢铁侠有病休?”托尼躲开了史蒂夫的视线,拿起弓箭递给克林特,又走到了巴基的身边:“鉴于之前你用你的手臂做了些别的,最好能给你的金属胳膊做些检查,免得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史蒂夫想要再跟托尼说些什么,托尔却跟斯特兰奇迎了上去讨论一些更细节的部分:“多玛姆能打开传送门,不仅奇兽们会从漩涡里出来,我们也能从漩涡里去到别的地方,或许得跟着他去到黑暗空间去。”“的确不能再把战场放在这儿,损失太大了。”


“所以...计划是两个部分?把多玛姆赶回原来的地方,再打得他不敢再来?”托尼听了斯特兰奇和托尔的建议之后给出了一个结论,“耶,完美。”班纳剔着眉毛看了托尼,要知道他和“计划”这个词在一起的情况可不多见,不过听上去比之前那些更危险疯狂举动而没有“计划”的情况好得多,他没有想对此发表什么疑议。


“我没听错的话,你们是在讨论什么...穿越时空...之类的话题么?”克林特整理着自己的箭筒,凑过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娜塔莎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当男孩子们选择开始冒险的时候,真的无法言说到底有多疯狂。


巴基在一边捅捅史蒂夫:“告诉我不是我一个人没习惯这些。”山姆和斯科特默默举手表示赞成。幻视和旺达小声讨论着什么,毕竟上一次他们已经抓住过一个会使魔法的术士,不见得会害怕另一个。


史蒂夫倒不是害怕这个计划,或者是另一个挥着魔法棒的恶棍,他只是有些担心托尼——他知道这种担心有些多余,托尼是个成年人、他做钢铁侠的时间甚至比自己做美国队长的时间还要长——包括那些沉睡之前的时间。


但是在知道托尼对于自己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之后,在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之后,他没办法放心地看着托尼上战场,更别提这个对着异世界和那些魔法兴致勃勃的未来学家。但他也没法阻止托尼,他没什么立场,在这种情况下更没什么理由,毕竟在即将到来的大战面前,任何一个人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关键。


他甚至怕出口的担心也显得多余,鉴于他们之前关于感情的小谈话不太顺利,此时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他虽然不想带着些许纠结参与行动,但他知道托尼比自己更加公私分明。


“事实上,除了装备以外,我还给你们带了些帮手。”托尼在聊完那些疯狂的、他自己也尚未弄清楚的计划之后,向其他人宣布,“我的无人机小伙伴们,之前见过的。不过这次它们被重新编程了,被编组输入了你们的生物信息,你们能直接指挥它们,在不下达指令的时候也能自行按照现有的情况做一些简单的掩护,更棒的是,它们的第一要务就是保证你们的安全,直到它们彻底不能动为止。”托尼朝空中挥了挥手:“来见见你们的钢铁拍档么?”


无法确定托尼的话到底有没有起到一些安慰的作用,不过大家都沉默地整理好自己的装备。托尼抓紧时间帮巴基调试着手臂,而史蒂夫在一边好几次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巴基好几次眼神给他示意,而他们三人只是沉默着,只有轻微的机械声嗡嗡不绝。


最后史蒂夫决定放弃这个,所有未说出口的话也许最终都有机会说出来,当前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个。他拾起久违的星盾,上面甚至有厚重的灰尘,他轻擦盾牌的伤痕处,托尼没有修复它,那些爪痕所带来尖锐的回忆,几月之前的种种好像在盾牌上又重新显现了。


他调整着盾牌的皮带,这手感十分熟悉,而他也在心里默默发誓,这枚盾牌不会再有对着朋友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