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惊情七十年(3)

南家木凌初长成:

“你的死期到了,吸血鬼。”


Tony吃蛋糕的动作稍稍停了一下,然后又吃了起来,他似乎对于Steve对他的称谓感到了不满,“首先这位杀手先生,我不是吸血鬼,我想你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跑到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来暗杀我,其次,你不觉得如果这一枪打不死我你的后果会很严重吗?再说了,我的管家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觉得其实现在死期到了的,会是你吗?”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Steve攥紧了枪,“作为高智慧的吸血鬼,你诡计多端是出了名的,不要以为几句话就能……”“砰!”


“做得好,Friday。”Tony转过身,冲着拿着带血花瓶的Friday微笑,“不过下手太重了,万一打死了怎么办?”


“Boss,我会负责清理干净的。”Friday血红的眼睛闪烁着杀戮的光芒,显然血的气味已经让她感到兴奋了,“请让我……”


Tony皱起眉,“Friday,我们说过的,你要改掉这个坏习惯,做个正常人的不是吗?”“可是Boss……他是坏人……”“我自有分寸……这个人长得……还挺……不错的……”


“Jarvis,给他包扎一下,送到客房去吧,不过,要记得给他戴上锁链。”


“如您所愿,Sir。”


被Friday一花瓶砸晕在地板上的Steve被Jarvis拖走了,Tony愉快的继续享受着他的下午茶。




“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我只是奉命来给您送您的早饭。”


“我不会吃的。”


“这是您的意愿,我只是奉主人的命令而已。”


Jarvis保持着绅士的微笑,把手中的餐盘放到桌子上就离开了房间。


Steve用力扯了扯脚上的锁链,没有丝毫的松动,链子的长度刚好能到门口,但是却再往前一步都没有办法,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这里了,那只该死的吸血鬼居然没有杀了自己反而还给自己的头做了处理,难道是在囤积食物吗?


早餐诱人的香气飘进了Steve的鼻子里,原本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有自己准备的食物,可是醒过来的时候手枪匕首背包全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身上的衣服和头上的绷带。


吃与不吃,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他还是拒绝吃饭吗?”


“是的,Sir,他拒绝进食。”


Tony咬了一口芝士汉堡,伸出手指擦了擦嘴角的酱汁再用舌头舔掉,“那就让他随意吧,反正饿的不是我。”


“Sir,可是这样他会有生命危险的。”


“……”Tony看了一眼Jarvis,“那就趁他睡着了给他注射营养液。”


“好的,Sir。”




“请不要浪费食物。”Friday拿着加特林指着Steve的头,表情严肃极了。


“……”Steve看着她的枪口,沉默着。


“请不要浪费食物。”枪的保险已经打开了。


“……”Steve仍然沉默着。


“请不要……”“你拿着枪指着我的头我觉得我不会想用餐的,Friday。”Tony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两杯咖啡。


“Boss……”“你可以走了,让我来跟这位先生聊聊。”


“……Boss……”“放心,不会有事的。”


Friday收起加特林走出了房间,Tony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做到靠窗户边的一张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Steve,“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毕竟,你好像是知道我的。”


“Steve Rogers。”


“那好,Rogers先生,是谁派你来杀我的?是我的竞争对手吗?”


“我是吸血鬼猎人,消灭吸血鬼是我的工作。”


“那么是谁告诉你我是吸血鬼的?”


“我有可靠的情报,而且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


“……那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单枪匹马的跑来杀一个远近驰名的吸血鬼,未免太过冒险了。”


“做这个职业,死是早就做好的觉悟。”


“……”Tony翻了个白眼,他见过很多脑子不好使的家伙,比如说……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耿直又脑子不好使的家伙,难道现在都不普及一下常识教育的吗?


“好吧,Rogers先生,鉴于你的行为严重伤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我决定要对你实施一些惩罚措施,我决定……留你在这里给我做佣人。”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据我所知,你好像还是一位美术老师,我想你也不想从我这里出去之后发现自己突然在社会上失去了所有谋生的权利了吧。”Tony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你刚刚不是还说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会知道我是美术老师……”


“我有说过吗?我忘了……”Tony露出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起身,拿起一杯咖啡站在门口,“当然了,如果你试图逃跑或者再做什么蠢事,Friday会瞬间爆掉你的头,我敢保证,亲爱的,Rogers先生。”


“啊,对了,祝你做个好梦。”Tony关上门。

评论

热度(22)

  1. 湮隐南家木凌初长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