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桃糖】我们和他们

就是那个阿森:

点梗的文!!!

  @十载天真何方诉  @@阿旭Chikee 
梗:盾铁桃糖双世界!就是说Tony制愽造出了能看到现实世界的机器然后桃糖之间的亲啊密互动对盾铁产生影响!想看妮妮跟Tony是能相互交流的那种,他们可以沟通什么的,这样好串联X)

第一视角Tony,ooc致歉,bug致歉。

chapter.1

我看到他了,准确的是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我们”,或许并不是。

他们很像Captain和我,因为他们的样貌和我们无法分辨出区别。

不过说句心里话,“那个Captain”比较有穿衣风格,而且,而且……额。

太不一样。

——

我反复尝试着编程代码,繁杂的数据映入眼帘,显示屏不断闪烁在自己的视线。历尽了数个月的成果,就为了一开始的疯狂设想而拉开序幕。也许只有我会这么疯狂,疯狂到去打破所谓的“第四面墙”——那个红袜子套头的反英雄曾经提起过,而且他说,其实我们是不存在的,说其实我们是几部漫画以及电影里的角色。拜托,谁会信?

我认为第四面墙和平行宇宙应该是一个性质:有一个我,一个复联,一个全世界,复刻好的,却也有差别。我并没有证实第四面墙亦是如此,但是我想。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好吧,他们可以,可是他们没有。

Captain有警告过我,他是第一个警告我的,也是最后一个。上次的奥创事沩件让他们有了潜意识地抗拒,Steve,嗯就是Captain,他只要求我一条:一有危险就必须销毁所有与其相关物件,还有给他最高权限——他可以吩咐Friday做任何与这件事相关的措施,而且不用经过我的允许。

当然,我妥协了,尽管我不是很愿意。

啜饮杯中略带苦涩的咖啡,含在嘴里缓慢咽入腹中,苦与甜针锋相对,竟有一丝暧昧的味道夺取了口腔中原本的气息。咖啡,会使人警醒,虽然它副作用很大。

我等待着机器的启动,它看上去并不靠谱,当然是在别人眼里——数据代码混搭在一起,然后就看到了奇迹?哈哈,我的杰作们曾受人追捧过,还被人利沩用过。很可笑,很荒唐吧,我也很认同——曾经的一个天才,一个爱沩国者成了恐怖分沩子的武沩器,间接性成为了他们的一份沩子。

指上纹路经过岁月的变迁磨出了厚茧,毫不留情地证明着,我,Tony Stark在渐渐老去。可惜我做不出来能让时间倒转的机器,也不能长生不老……好吧我没有试过。

无色横宽屏幕显示一段数据后,系统便自主在未知世界寻求落脚点,与此同时进行人脸识别,等待着长达五个小时不间段搜索,最终还是落下帷幕。

“boss!”

电子音毫无预兆地响起,这个时候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我已经进入“待机”中。

好的,然后我就呆住了因为——


我看到了……那个世界的我。

那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男人。


“Good girl,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五分钟过去了,Friday给了我一个震撼的回答。

“yes,boss……Robert Downey Jr,1965年4月4日出生于纽约州纽约市,美国电影演员、制片人,在演艺圈评价极高,曾获得数届奥斯卡提名,演技一流。Ben Stiller,一个影视导演、演员这么评价过他:他的人生是场悲伤、好玩又美丽的经历,充满了不完美和讽刺。饰演过钢铁侠。以上内容是筛选的人物资料。”

令人惊喜又带着种种未知疑惑的消息——他的身份与我截然不同,可他的外貌……

“Friday,指纹扫描。”

一分钟过去了,我都在心里抚平自己:但愿只是巧合,撞脸的很多,但是指纹——

“boss,他的指纹经过扫描核对,和您的相仿度接近1,可以说是完全重合。”

这就是所谓的第四面墙?我不禁皱起眉宇,当我还在理清思路时,屏幕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他们两个被众人包围着。

“……”感官冲沩突,这种带有非常攻击性的镜头不禁让我怀疑了他们的关系:那个RDJ这么开放,那个是男人啊!等我看清楚对方的时候,他们已经热情相拥在一起了。

“what?这是Captain?”

“boss,确切的说是 Chris Evans,也是一名演员。”

“我知道,可是他们为什么抱在一起而且他为什么还要摸圌我的头?”

“准确的是Robert Downey Jr,boss”

待我还在冷静期间又听见女孩子们的肆意尖沩叫,分贝过高导致耳膜都快炸裂——好吧,我只是打了个比喻,事实是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的脸和Captain的脸放在一起违和感是爆棚的,不过这个时候我竟然觉得很羞耻啊。可是那并不是我,那个人也不是他,我们没有那么要好到紧挨在一起无法呼吸的程度。

“Downey,对他就是个伟大的人,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复仇者联沩盟!!你知道的吧?听得懂我的意思?所有人都为他着迷——[此处省略数百字]”

这个大胡茬子Captain被人递上话筒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讲着夸赞他人的话语,眼神里流露沩出了崇拜的痕迹,手都随着语调的高低起伏而挥舞起来,耳根蔓延出来的红也在灼烧它的每一寸显然白圌皙的皮肤。

我抑制不住想笑的冲动,这个有着和Captain相同的面容以及截然不同的性格的人,最关键的是长的一模一样,总会让我情不自禁把这个人安在Captain的身上。

我差点打翻了桌子上的咖啡。

“Tony,我能进来吗?”

正当我还在因此捂着肚子,笑到难以喘气的时候,门外的声音袭入耳畔,我便不在笑了。Captain,是他的声音,为什么来得这么及时?

我咽下了口气,将显示屏关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好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TBC


 

以下是废话:

 

其实一开始我看到这个梗觉得好沩棒,然后我没有思绪...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描述tony是怎么balabala的,然后我就用了第一人称,嗯,然后就异常得写完了,而且估计是个长篇,这个梗真心好。标题会改,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来。

谢谢小伙伴把这个梗托付给我,希望你能喜欢!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32)

  1. 湮隐阿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