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隐

【盾铁/贾尼】心脏骤停

普洱:

孤单的建筑矗立在白茫茫的雪原上,仿佛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孤立无援。
这是个视频,关于什么我现在不知道,内容慢慢展示出来,我听得到我的心跳加速,咚咚的声音敲击着我的耳膜,眼前发昏,那是我父母。
该死的视频,一直在我脑海里重播。心脏好像被手抓住一般,刺痛着我的神经,冷汗浸湿后背,我深吸一口气,问:
“你知道吗?”
cap犹豫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
“知道。”
cap说的小心翼翼。
哦,他知道,他早就知道。
“Tony,住手。”
“尽管他再混蛋,也是我父亲。”
我不再说什么了,直接给了cap一拳,随后抓住Bucky,按在地上。快速将cap拷起来,利用战甲的飞行动力,将Bucky定在墙壁上。
“你还记得他们吗?”
我喘一口气。
“我记得全部。”
我手上使劲,他那条振金手臂将手上亮红的战甲挤压变形,发射的炮弹也因外力改变了方向。国旗色的星盾突然砸向我的后背,well,cap,你可真会乘人之危。轰然倒塌的钢架将我和Bucky分开,一部分砸在我身上。要不是有战甲,我多半就死在这儿了。心脏的声音开始变的无规律,我甚至怀疑我的听觉出了毛病。
“Boss,检测到您的心率不齐......”
“显示出来就行,别再说了!”
Come on.我还有要事。
“Bucky,快走!”
Steve,你就这么关心你的老朋友?
我把Steve的路堵上,说真的,我不想和Steve打,被说是欺负老年人可不好。飞起去追击Steve的青年同伴,不料他抓起了我,砸坏了我左脚的飞行系统。Steve!我真想给你一重拳,让你晕在地上起不来——但是我做不到。
挣脱,跳到一旁调整片刻,抬手将上方的墙壁击碎,大块的碎石堵上Steve的去路,我催促飞行系统快点运作。
“Come on,Come on ,Come on!”
晃晃悠悠的飞到台子上,不得不说这个老年人速度真快,用手炮打掉飞来的盾。绞疼极速冲上大脑,我紧咬唇瓣,缓解痛苦,眼前的物象出现重影,天旋地转。瞄准系统损坏了,啧,我打开面甲,将手臂上弹出的炮弹艰难的打到支柱上,Bucky只差一点,但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看起来我好像占上风,现在可一点都不。
我们三个摔下来了。
Steve你绝对认为我有战甲摔下来不会疼,但事实上,shit!我的骨头架子像是散架了!胸口好像压了石头,我抬手敲了敲。
直到最后,Steve那个冰块脑袋还没反应过来。
“Friday,分析他的战斗形式。”
“Yes,Boss.”
我想念Jarvis了,尽管Friday运作速度很快。
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Tony。
“实施应对方案。”
摆脱了被动状态,被盔甲包裹的身躯毫无力气,任由Friday操作。再次发生转机就因为Bucky给Steve递了个盾牌。
“Tony,he's my friend!”
难道我不是吗?
“So was I.”
好吧,曾经是。
他把我打倒在地,砸坏我的方舟反应堆,把我打的满脸血污,丢下我一人待在寒冷的西伯利亚。
不算是一个人,还有我父亲做的盾。
我坐起来,又躺下,任风雪吹到脸上,战甲没有能源,就是一堆废铁,温度迅速降低,我干咳两声,喘口气。
眼前突然发黑,喘不上气,呼吸困难,仿佛脱了水的鱼,我没法挣扎太久,我知道,从一开始,身体状况就显示在面前,每一次都差点停跳,幸亏及时的电击,我挺过来了。
我还有太多想说,但没有时间了。
或许Jarvis在那里等我,还有我的父母。
“Boss的生命体征消失,启动自毁系统。”

评论

热度(57)

  1. 湮隐普洱 转载了此文字